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七位非法主教的绝罚被解除;成立新的承德教区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69    1 2 下一页 尾页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16 17:15:06 发表
希望中国全体教友擦亮你们的眼睛,辨别真假先知和牧者,千万不要再相信这群灰色和红色主教,他们整天盘算怎么高升,怎么骗取财富,怎么骗得美女,一群隐藏在羊群中的豺狼。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15 05:36:21 发表
天主慈悲宽恕了罪人,你们这些人都嫉妒吗?天主自有公道,一切邪恶的言语必由自己承担。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在线五
2018-10-10 18:09:12 发表
真正的基督徒要为天主教会祈祷!连耶稣都不审判世人,我们算什么?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10 07:52:04 发表
爱天主在万有之上,什么是万有?遵从人的制度不是将天主置于人的脚下!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10 07:49:11 发表
党后宗旨是神要让位于人,教宗就承认默许了。信神不如信人了。颠倒乾坤。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9 19:51:14 发表
雷世银都合法  放弃信仰吧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6 20:51:05 发表
河北省石家庄的中间派听党的话入爱国会,不入爱国会就是反对教宗。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5 13:55:38 发表

河北「公开」教会团体教友若瑟指出,临时性协议签定后,教宗只说与八名非法主教共融,却没具体说明是否承认他们的主教职,而现在邀请其中一名以主教身份出席主教会议,即「用事实说明确认他们的主教身份」,那说明协议等同于一个出卖教会原则的协议。
香港教区陈日君枢机指出,这两位是最不应该有资格去参加主教会议的。「如果是教廷邀请的话,那末教廷完全推翻了以前教宗的标准,竟邀请了两位彻底依附政府的奴才!而祇邀请这两位!如果是教廷接受了政府的安排,那末我们已可以看到,按那秘密的协议将来的教会『名正言顺』地全由政府办了。」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4 20:05:17 发表
教宗接纳的二位主教去开全世界主教会议是否带着情人老婆孩子去开会的
 
回复  支持[4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2 11:39:48 发表
天主是真的,人是假的,教宗也有老糊涂了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2 10:59:04 发表
还说什么福传事业,这和福传有个毛关系啊?完全是政治操作。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2 09:43:30 发表
共产党想消灭教宗,教宗想感化共产党,农夫与蛇悲哀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1 13:19:29 发表
自教宗方济各把大陆忠贞教会送给无神论共产党后,教会和有些拥护送给无神论共产党的文章言论,负和基督的教导吗?还敢把自己的办法加到天主头上,好似天主支持了你们,好似天主也和你们一样不知好坏,为什么睁眼说瞎话呢?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1 12:38:43 发表
一份不好的协议!
把邪恶扶上了宝座这真有智慧,邪恶说:我们要继续发扬爱国爱教的光荣传统,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合法宝座”上的声音坚强有力,自办里神职信友集体失声全部装X。
“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是中国内政的底线,就连教廷也不敢吭声集体装X。
他们继续闹分裂你们看见了吧!教会能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吗?
谁在协议后仍然讲这些分裂的话,大家不是非常清楚吗!他们在伤害教会伤害合一共融。
罗马教廷为何承认不是一份好的协议固执于此。
引用网上一篇文章
关键就在于罗马教廷之前把话讲得太满。这7位主教,都是中方政教两界多年来着意培养的人。教廷对他们的打压也非一朝一夕。早在多年前,教廷就指其中几位有私德问题,而且称掌握了确凿证据。因此,如果此时教廷认可他们为教区主教,就将面临双重困境。
第一重困境:伦理困境。如前所述,私德问题在罗马教廷对主教的委任中,虽然是个实际上可以忽略的问题,但口头上还是个需要重视的问题,毕竟天主教神职人员三重誓就是“神贫、贞洁、服从”。多年来,罗马教廷为了打压几位“非法主教”,一再声称掌握他们私德问题的证据。虽然事实上,罗马教廷早就委托上述那位“勇于献身”的主教,向“非法主教”教区的神职班调查此问题,并向教廷报告。教区神职班均证明该几位“非法主教”没有此类情事。但教廷还是咬住不放,而且把话讲得太满、太死。所以,如果现在教廷认可这几位他们声称有“私德问题”的“非法主教”为教区主教,那么,教廷就将失去其在教会伦理方面的权威。以后其它地方真有此类情事的主教候选人们也仿效起来,教廷如之奈何?
第二重困境:实利困境。坊间传闻,此次主教任命协议中有一条内容是在今后的主教任命中由中方推荐人选,罗马教廷予以委任,但对中方的人选,罗马教廷如掌握其在“伦理道德”方面有问题的确凿证据,得以否定。这其实是罗马教廷为今后进一步实际掌握主教任命权而在协议里埋下的最深的一处伏笔。那么,如果此次教廷认可他们声称掌握了确凿证据的在私德方面有问题的“非法主教”为教区主教,协议签署后教廷在方面的操作空间就将大大压缩。协议如生意,做买卖为的是求利,合同没签先让出去一大块,要让人接受也确实有困难。
正是因为这双重困境,王美秀(当然也包括其夫任延黎)才作为老朋友,向罗马教廷讲了重话,指出 “教廷是否仅仅在名义上承认这些非法主教,还是授予他们管辖教区的权力,也‘非常重要’。”
那么,这个问题是不是就无解了呢?当然不是。其实,王氏在谈话里已经把解套办法暗示给教廷了,称双方可“公布书面文件”,“或者教廷就承认那七位非法主教另有协议”。说白了,教廷不是说有“确凿证据”吗?那“确凿证据”在教廷手上啊,教廷完全可以说经过再次调查,证据“还不充分”,因此一并认可那位几位主教为教区主教。何况,之前毕竟有教区神职班为主教作证无此类情事的书面证明嘛。那样,教廷先“委屈”一下,把协议签下来,然后在今后中方提出不是教廷属意的人选时,就可以说这回我们对你们提的这个人选是真的有“确凿证据”了,我们不能接受。
现在, 解套的路数已经指明,就看罗马教廷如何包装了。

罗马教廷如何包装实事?来看自说是一份不的协议的背后。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30 11:08:36 发表
教宗方济各让我们听无神论共产党的,怎么也有中梵协议,我国政府让教宗发布公开命令,让地下教会公开参加爱国会听党的领导,教宗方济各这才是拥护党。教宗方济各说话我党沒有迫害教会,而是让教宗迫害教会这才是明智。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9 23:58:54 发表


教廷承认四位合法主教,地下教会的脸疼不疼?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楚狂人





赫赫有名

13








据观察者网10月22日报道,路透社独家披露,中国和梵蒂冈的代表将于月底在罗马会晤,并在主教任命问题上达成最终协议。
众所周知,中国与梵蒂冈关系正常化的最大障碍在于神职人员的任命特别是主教任命问题。梵蒂冈在这个问题上和中国讨价还价多年,自教皇方济各即位以来,中梵关系重大进展频现,因此这条消息并不十分令人意外。
然而其中有一个容易被外人忽略的“劲爆”内容:教廷将承认马英林、郭金才、岳福生、涂世华四位由中国独立任命的主教的合法身份。在笔者看来,这可以说是在主教任命问题上取得的重大进展。
跟教廷“结下梁子”的四位主教
只要对中梵关系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随着改革开放以来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进一步贯彻,以及中梵之间其他交往渠道的开通,中国自行任命的主教获得梵蒂冈当局的承认并不是什么反常的事情。但是,相比其他人来说,这四位主教却很是不一般。
马英林是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团长,昆明教区主教。2006年1月经昆明神长教友推选,以全票当选昆明教区主教,彼时中梵正常化的谈判正在一个关键点上,马英林的任命表明中国仍然掌握了神职人员任命的主动权,这对梵蒂冈而言不啻是对教廷“权威”的又一次“蔑视”。
更加令梵蒂冈难以接受的是,马英林在就任之后高调履职,不仅大量祝圣少数民族神父,代表中国天主教徒出国访问交流,会见外国天主教和基督教其他教派的宗教领袖,更于2010年在中国天主教第八次全国代表会议上当选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团长,2011年当选中国天主教神哲学院院长。
于是长期以来,教廷和亲教廷的地下教会对马主教不断地诋毁以及攻击,尤其是在他当选中国主教团团长之后,梵蒂冈发表了看似“哀痛”实则恐吓的声明,宣称不能接受一名教廷认为“非法”的主教来担任主教团团长的职务,对马主教的攻击和羞辱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马英林主教(前排左二)和十一世班禅(前排中)2015年为世界和平祈福
郭金才是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秘书长。岳福生是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他们二人一位是2010年新成立的承德教区主教,一位是黑龙江教区主教。而梵蒂冈当局至今连这两个教区的合法地位都拒绝承认,对这两位主教的待遇就可想而知了。
郭主教在2010年祝圣时,梵蒂冈发表了措辞严厉的谴责,一方面恐吓教徒不要去参加郭主教的祝圣礼,另一方面又诬陷中国政府强迫教徒去参加郭主教的祝圣礼“破坏信仰自由”。

郭金才主教祝圣后主持弥撒
在地下教会势力比较大的黑龙江,岳福生主教在2012年祝圣之后,教廷甚至对他处以“自科绝罚”(自动开除出天主教会)。而地下教会头目,所谓的“哈尔滨宗座署理”更是上蹿下跳,不仅拿刚恒毅、蔡宁这些早已不在的历史人物给自己拉大旗扯虎皮,还妄图以“殉道精神”煽动教友与政府对抗,破坏正常的宗教和社会秩序。岳主教陷入了教廷和地下教会两面夹击的境地。

岳福生主教在2012年祝圣
这三位主教遭到教廷和地下教会的诋毁和攻击,仍然坚持履行职责,而中国天主教“一会一团”顾问、爱国会原副主席、蒲圻教区主教、97岁高龄的涂世华,更是主动反抗梵蒂冈反华政策,坚定走自选自圣道路的先驱。
涂主教出生在旧社会,亲身经历了帝国主义反动派对中国人民的压迫和外国传教士对中国教徒的歧视。新中国的成立,不仅使中国人民翻身做主,也使以他为代表的中国教徒摆脱了受压迫和歧视的地位。翻身的喜悦使得他以极大的热忱投入到中国天主教的“三自”爱国运动,1959年,他被祝圣,成为汉阳教区首位自选自圣主教。涂主教理论功底深厚,知识素养高,他在任期间积极探索有中国特色的神学发展道路,严厉批判过去天主教神学当中为剥削阶级辩护的各种理论,弘扬天主教神学当中济贫救困,关怀被压迫人民的积极因素,努力使天主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可贵的是,即使在文革时期,面对自己所受的不公正待遇,涂主教不仅坚持信仰不改变,而且支持共产党的立场也毫不动摇。在改革开放之后,涂主教不顾年迈,积极出访,向全世界介绍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和中国天主教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方针,在海内外引起很大反响和共鸣。当然,这样的人也是不受梵蒂冈欢迎的。

1980年,涂世华等赴加拿大蒙特利尔参加国际神学大会,阐明自主自办的神学基础
这四位主教虽然出身不同,经历各异,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坚定的走自选自圣的道路,反对梵蒂冈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和对中国合法爱国教会的压制,所以同教廷“结下了梁子”。正因为如此,这次教廷承认四位主教的合法身份才显得非比寻常,对中梵关系的正常化可以说是意义重大。


地下教会被打脸,边缘化趋势难以避免
这样看来,教廷此次承认这四位主教的合法地位,对中梵关系正常化的推动是不言而喻的。而几家欢喜,自然就有几家愁,不知道当年积极参与诋毁与羞辱这四位主教,自认为“护教有功”的地下教会神职人员及其拥趸们,看到这篇新闻会不会觉得脸很疼。
笔者在上一篇文章当中提到过,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天主教的混乱局面给了地下教会发展以可乘之机,导致中国出现了地上、地下两套教会的局面。事实上,由于中国与梵蒂冈的长期隔离,地下教会多现自发性特征,又因为对抗政府对宗教事务的依法管理而经常受到处理,因此地下教会办教水平总体偏低,良莠不齐。
然而,地下教会往往保持“教大于国”,“爱教不爱国”等错误理念,以对教廷的“忠贞”当大力丸,拿教廷的通谕命令当“尚方宝剑”,粗暴冲击正常的宗教秩序,并为西方反华势力干涉中国内政充当枪手,教廷内的反华势力也依靠这些地下教会来为自己攫取政治资本,比如香港的陈日君就靠长期资助内地地下教会给自己“买”了个“枢机主教”的头衔。
而教廷对这些地下教会的“忠贞”也一时“投桃报李”,不仅对地下教会的头目们封官许愿,还利用承认地上神职人员合法身份的时机,对地上神职人员进行打击来加强地下教会的权威,如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名誉主席、上海教区主教金鲁贤在寻求教廷承认时,教廷只承认他作为地下教会头目范忠良的助理主教而非正权主教,这无疑进一步加剧了中国天主教的混乱局面。
然而,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和中国政府对宗教事务管理越发有效,地下教会越来越没有市场,活动空间越来越小,取代合法教会变得遥遥无期。随着梵蒂冈改善中梵关系意愿的进一步加强,梵蒂冈对地下教会的支持不可避免地会减弱。一旦中梵关系实现正常化,地下教会被边缘化乃至最终被抛弃将是不可避免的。
因此在近几年,一些看清形势的地下教会领导通过加入爱国会等途径成为合法神职人员的事情屡见不鲜。特别是2009年,被教廷和海外“人权人士”视作“忠贞标杆”的保定教区主教安树新加入爱国会,不啻于是对地下教会的又一次巨大打击。
而随着中梵关系的改善,以前犯过错误的一些神职人员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比如2012年在祝圣典礼上宣布退出爱国会并引起轩然大波的原上海教区助理主教马达钦,现在就在其博客上多次表示,爱国和拥护社会主义道路对中国天主教徒很有必要,并愿意改正自己的错误。虽然陈日君之流仍然试图刷存在感,虽然地下教会的水军仍然在诋毁合法的教会和神职人员,但地下教会无论如何做,也改变不了其“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命运。
警惕梵蒂冈搞一些小动作
梵蒂冈即将承认中国的四位身份特殊的合法主教,自然是中国外交和自主自办方针的胜利,但在大方向面前,梵蒂冈仍然有可能搞一些小动作来攫取利益,制造麻烦。希望中梵关系不要最后在阴沟里翻了船。
目前看来,如果梵蒂冈承认了郭金才的教区主教地位,等于是承认了中国自主设立的承德教区的合法地位;而承认岳福生的教区主教地位,不仅等于是承认了中国自主设立的黑龙江教区的合法地位,也等于是否定了黑龙江省内所谓“哈尔滨宗座署理区”和“齐齐哈尔监牧区”合法地位,这两个“教区”的“地下主教”处境就很尴尬了;而马英林和涂世华也没少让教廷难堪,所以很难想象教廷会做出如此重大的让步。
因此,不能排除教廷会试图用过去对待金鲁贤等老一辈爱国主教的办法,或者通过降级承认要求这些主教成为“无任所”的领衔主教,或者要求其服从教区的“地下主教”,或者要求其对教廷“表示忏悔”。这对这些爱国主教的人格和威望的贬损,对中国威望的伤害是不言而喻的。在中国对梵外交博弈取得初步胜利的情况下,更要注意教廷可能的小动作,坚持原则,保持灵活,牢牢掌握主动权,要让中国的天主教徒知道,只有爱国,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才能为自己争得真正的尊严。
 
回复  支持[1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9 23:57:27 发表

郭金才


郭金才(1968年2月-),圣名若瑟,河北承德人。毕业于河北省天主教神哲学院,1992年晋铎。

现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副主席、主教团秘书长。



中文名 郭金才 国    籍 中国 出生地 河北承德 毕业院校 河北省天主教神哲学院


目录

1 人物履历
2 任免信息




人物履历
编辑

郭金才主教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秘书长、中国天主教海外联谊会副主任、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2010年通过自选自圣成为承德教区首任主教,2010年11月20日由唐山教区方建平主教祝圣为承德教区正权主教。

2010年12月9日当选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主教团秘书长。

2016年12月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副主席、主教团秘书长。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  




任免信息
  
2016年12月29日,中国天主教第九次全国代表会议,郭金才当选为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副主席。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9 23:55:59 发表
七位主教遭绝罚其中两人有女友和孩子 (2018-02-03 06:14:54)转载▼
标签: 杂谈  

【7非法主教曾遭绝罚 2人有女友有子女】

2018 02-03

苹果新闻

路透社消息指,梵蒂冈将宽恕及承认7名因自选自圣而被绝罚的非法主教。据本报了解,其中安徽的刘新红及四川的雷世银二人均有亲密女友,并育有子女,其中刘的儿子更已成年。有宗教学者批评教廷的做法製造矛盾,「共产党拣亲嗰啲人都係极度垃圾,係『释智定式』主教,教友点会服?」

记者:张嘉雯

7名传闻将获教廷赦免的非法主教为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团长马英林、自称安徽教区主教的刘新红、主教团副主席郭金才、自圣为汕头教区主教黄炳章、全国政协雷世银、爱国会副主席岳福生及另一副主席詹思禄。

据了解,刘新红及雷世银均有亲密女友,并育有子女,刘的儿子更已成年,教廷早已得悉此事,并在2011年雷世银获「祝圣」为主教时发表声明,指事前曾通知雷,指「基于证据确凿且极其严重的理由」,不接受雷担任主教候选人。教内人士对二人获赦免感譁然,认为做法严重违反教会要求神职人员守独身圣愿的要求。

7名已遭绝罚的非法主教均在不获教廷承认的「一会一团」内担任公职,所谓「一会一团」即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及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由中共领导,其中马英林更是主教团主席和爱国会副主席,多年来屡次因出席合法主教的活动而被教廷谴责。

浸大宗教及哲学系高级讲师陈士齐指,教廷现在的安排,将令地下教会受苦者怨愤难平,「共产党拣亲嗰啲人都係极度垃圾,係『释智定式』主教,啲教友点会服?」他相信国内教友会继续抵抗这批非法主教。释智定为大埔禅寺女住持,年前因涉嫌假结婚被入境处拘捕。

有熟悉教会人士则指,教廷其实留有一线,按路透社的说法,中梵双方达成所谓「君子协定」,将让7位政府支持的主教在取得教宗宽恕后成为合法主教,「但此事尚待正式确定」,又指有关中国政府所支持的7 个非法主教个案中,有5个已经解决,但「要完成合法化的过程,需向教宗呈上文件(Dossiers have to be prepared for the pope in order to make the case for legitimising them.)」。意味教廷有可能只向7人作出赦免,但未必给予合法主教的「名份」。

香港教区豁下的圣神研究中心早前就梵蒂冈被指要求合法主教退位予非法主教一事发表声明,指出「辞职请求和新主教的任命是不同的程序,它们可在同一时间进行,也可以是相继的,甚至有一段时间分隔」,暗示即使要求现任主教辞任,也不等于其他人可以即时出任主教之职,中间或有关卡。该中心由去年2月曾发表权威文章,谈论中梵关係的香港教区荣休主教汤汉枢机任执行主任。

该教会人士又指,教宗可以只宽恕他们接受非法祝圣的罪,但并不承认他们是主教;即使承认他们为主教,也不代表会给予他们管治教区的权力,令他们只是「有名无实」的主教。

传闻将获赦免的七名非法主教资料

1)马英林:1998年出任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秘书长,2004年获选为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2006年获非法祝圣为主教,2010年获任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团长

2)刘新红:2006年,在马英林非法祝圣为主教3天后,刘新红在未经教宗任命下,在芜湖圣若瑟主教座堂接受非法祝圣为安徽教区主教。传闻刘与一女子有亲密关係,儿子已成年。

3)郭金才:2010年通过自选自圣成为承德教区首任主教,被教廷谴责。曾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现为主教团副主席

4)黄炳章:2011年在未获得时任教宗本笃十六世的认可下,被中国天主教爱国会自选自圣晋牧,并自称成为汕头教区正权主教,教廷两天后把他绝罚

5)雷世银:1997年出任四川省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兼秘书长,2002年任四川省天主教爱国会主席,2005年当选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2011年6月29日获非法祝圣为乐山教区主教。现任全国政协,传闻与一女子有亲密关係,并育有子女。

6)岳福生:2012在未经教廷批准的情况下接受祝圣礼,4日后被教廷绝罚,2004年至2010年任爱国会副秘书长,2012年获选为副主席

7)詹思禄:2006年在未经教廷批准下出任闽东教区主教,现任爱国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

注: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及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由中共领导,从未获教廷承认

资料来源:《苹果》资料室
图2 传闻将获教廷赦免的非法主教有爱国会副主席詹思禄。

图3 传闻将获教廷赦免的非法主教有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团长马英林。

图4 传闻将获教廷赦免的非法主教有爱国会副主席岳福生。

图5 传闻将获教廷赦免的非法主教有主教团副主席郭金才。

图6 传闻将获教廷赦免的非法主教有全国政协雷世银。

图7 传闻将获教廷赦免的非法主教有自称安徽教区主教的刘新红。

图8 传闻将获教廷赦免的非法主教有自圣为汕头教区主教黄炳章。
分享: 0
喜欢
0
赠金笔

阅读(1753)┊ 评论 (0)┊ 收藏(0) ┊转载(0) ┊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排行榜  


转载列表:转载 转载是分享博文的一种常用方式...

前一篇:七位主教被绝罚其中两人有女友和孩子后一篇:七位非法主教遭绝罚其中两人有女友和孩子.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发评论]做第一个评论者吧! 抢沙发>>
点击加载更多
发评论


更多>>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记住登录状态
昵   称:

评论并转载此博文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七位主教被绝罚其中两人有女友和孩子后一篇 >
七位非法主教遭绝罚其中两人有女友和孩子.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9 23:53:24 发表
河北:承德教区主教祝圣典礼在平泉举行

打印2010-11-21 16:36:00 | 来源:2010年11月21日《承德日报》


.

    据《承德日报》报导,11月20日天主教承德教区主教郭金才“祝圣典礼”在平泉县天主教堂隆重举行。来自教区的神甫和信教群众近600人参加了典礼。出席典礼的主教有:唐山教区方建平主教、 衡水教区封新卯主教、沧州教区李连贵主教、保定教区安树新主教、呼和浩特教区孟青录主教、辽宁教区裴军民主教、聊城教区赵凤昌主教、北京教区李山主教,中国天主教“一会一团”负责人及有关人员也前来祝贺。整个典礼在隆重、热烈、庄严、祥和的氛围中进行。
     平泉县天主教堂坐落于平泉上台子村,始建于光绪十七年(1892)年,堂区占地面积5300平方米,建有礼拜堂、圣母山、神父办公室、诊疗所、修女宿舍等,为欧式风格。1948年,国民党军政从平泉溃退时,天主堂的神甫、修女一同撤走。1987年县政府拨专款用于教堂修复,1989年竣工并举行献堂仪式。平泉县天主教教务委员会、平泉县天主教爱国会联络小组在此办公。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9 23:51:22 发表
承德教区郭金才神父晋牧大典--《中国天主教》2010年06期
【摘要】:正2010年11月20日,天主教承德教区郭金才神父晋牧典礼在平泉县天主堂隆重举行。祝圣礼仪由唐山教区方建平主教主礼、北京教区李山主教、山东聊城教区赵凤昌...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9 23:50:56 发表
承德教区祝圣郭金才神父为主教--《中国天主教》2010年06期
天主教承德市河北省委神父神哲学统战部健康发展修女平泉发展贡献 收藏 承德教区祝圣郭金才神父为主教 【摘要】:正虽然已到冬天,但寒气挡不住阳光的普照,晴朗的天空多...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9 23:49:07 发表
天主教承德教区隆重举行主教府竣工暨圣堂祝圣庆典


(中国天主教网) 2018年5月15日,天主教承德教区隆重举行了主教府竣工暨圣堂祝圣庆典。中央统战部,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天主教“一会一团”,河北省委统战部河北省民宗厅,承德市委、市政府,双滦区委、区政府等部门的领导,以及应邀参礼的主教、神父、修女、教友800多人参加了此次庆典活动。



  上午9:00,伴随着隆重的进堂礼仪,乐队、歌咏团前行,参礼神父、主教依次到达主教座堂正门前,承德教区郭金才主教主持举行了新圣堂的祝圣仪式,进堂后祝圣圣水池、祝圣祭台、圣体柜和读经台的启用礼,并举行了感恩圣祭。应邀参礼的有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房兴耀主教、中国天主教主教团主席马英林主教、“一会一团”常务副主席沈斌主教,副主席方建平主教、李山主教、孟青录主教、裴军民主教、杨永强主教和邯郸教区的孙继根主教以及本省和临近教区的神父在隆重神圣平安喜乐中举行了圣堂祝圣和弥撒圣祭。





  上午11:00,在主教府综合楼举行了主教府竣工暨圣堂祝圣庆典座谈会。中央统战部二局王志刚副局长、国家宗教事务局二司裴红卫副司长、河北省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邹平、统战部副部长朱纪刚、河北省民宗厅副厅长赵明远、承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统战部长刘新宇、承德市政府副市长苏铁成、房兴耀主教、马英林主教、沈斌主教、刘元龙教友、方建平主教、李山主教、孟青录主教、裴军民主教、杨永强主教和邯郸教区的孙继根主教以及本省和临近教区的神父、教友代表200余人参加了座谈会。会议由承德市副市长苏铁成主持,中央统战部二局王志刚副局长、河北省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邹平、承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统战部长刘新宇、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房兴耀主教分别做了重要讲话,祝贺天主教承德教区主教府竣工暨圣堂祝圣庆典,对各项工作给予充分肯定,希望承德教区在郭金才主教的带领下,团结广大信教群众,继续高举爱国爱教的旗帜,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坚持天主教中国化方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此次祝圣圣堂为契机,不断提高各项管理水平,将承德主教府打造成为中国天主教爱国爱教的典范和培训基地。



  郭金才主教代表承德教区向中央统战部、国家宗教事务局,河北省委统战部,省民宗厅,承德市委、市政府,双滦区委、区政府等有关部门的领导表示衷心的感谢,向中国天主教“一会一团”,参礼的主教、神父和兄弟教区支持表示感谢。

  郭金才主教表示,承德主教府的建立,体现了党和国家对宗教工作的高度重视和亲切的关怀,体现了对爱国宗教团体、宗教界人士的关心和支持。承德教区广大神长教友将在天主圣神的助佑下,在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认真学习贯彻十九大会议精神,学习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团结带领承德教区的神长教友走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宜的道路,继承和发扬老一辈爱国爱教的光荣传统,坚持天主教中国化方向,坚持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道路,对教规教义作出符合时代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阐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积极参与社会公益慈善活动。爱国爱教、爱主爱人、服务社会、服务人群。郭金才主教说,我们将以此次庆典为契机,再接再厉,不辜负党和政府对我们的期待和重托,努力把教区主教府打造成为亮化、美化、净化、圣化为一体的模范场所,实践信仰,做光做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做出承德天主教会新的更大的贡献。



  承德教区主教府坐落于承德市双滦区,是承德市标志性建筑之一。以天主教独特的建筑风格,融合中西文化为一体,教堂建筑雄伟、壮观。建有主教座堂、修道院、修女院、主教府综合楼和社会工作部。承德主教府的建立,必将为承德教区的牧灵福传事业带来新的动力,也必将助力承德建设国际旅游文化城市添砖加瓦,增光添彩。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9 23:47:27 发表
一个大国作出似乎不再需要朋友的行为令世界惶恐(中.国到底需不需要朋友?)


  ——圣母圣心会韩德力神父
自2006年之后,中国就没有祝圣不合法的主教。2010年祝圣了十位合法主教,这批新主教是由中国政府与罗马教廷共同认可。双方关系渐入佳境,胜过六十年代。国际间对这种进展极为称赞,国内的天主教会也将此视为对未来颇有帮助的讯号。
    不幸这个颇有希望的处境忽然消失了。北京出乎意料地切断了彼此间的对话,强迫八位主教祝圣郭金才神父为承德的不合法主教,紧接着命令超过三百位教会人士出席第八届天主教全国代表大会。并要求他们「选出」并认可一位不合法主教担任「主教团」(其实该主教团至今仍不合法)的主席,及一位合法主教担任爱国会的主席。此举不但阻碍了中国政府与罗马教廷对中国主教共同取得认可的对话关系,而且强迫主教们参与该项不合法的活动更是震惊了中国教会及普世天主教会、和许许多多持中间立场的国际观察家们。
    这个行为违反了政府大力宣扬的「构建和谐社会」的政策,也显示出中国尚未许可国内的教会人士与教宗及普世教会在信仰中的合一关系,也无法享有世界各地的宗教人士所享有的宗教自由。
    这些天来教会内的教友与神职人员十分沮丧,这是可想而知的。中国境内与境外那些反对共产党的人士现在更加确信:与共产党来往的唯一方式不是对话,而是与他们抗争到底。反而是那些怀着善意、愿意追随现任教宗本笃十六世的对话之路的人士深感悲哀与失望。他们开始质疑:到底中国需不需要朋友?试想一想:像中国这样一个泱泱大国作出似乎不需要朋友的行动,并任意将他们自己所定的意愿和规则强求他人遵行。
这种举措的真正受害者是国内的教会团体,也就是教友、修会人士、神职人员与主教们。许多本来一直对政府持正面态度的人士,现在也倾向加入那些与政府采取对立者的行列。他们钦佩那些敢公然抗议参与不合法活动的神职及主教们,并强烈地批判其它没这么做、而且似乎还很乐意参加典礼的人士;他们的教友与神职人员因他们的态度而愤慨万分,并要求给个说法。
    教廷近年来对这种明确违反教会法条文的行为,尽量避免采取具体的处罚。但是有些主教却滥用了罗马教廷这种宽大的态度,并以顺服于官方不合法的要求而得到政府的好处。教廷不宜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来看待此事。国内的教会人士惋惜他们的亲眼所见、并提出正义的抗议。有位教会人士说:「我们的主教和一些神父们被官方贪污腐化的毒瘤污染了,他们失去了天主教会的立场和身份,我们再也瞧不起他们了!」承德事件和第八届全国代表大会制造了教会的混乱与分裂,这两件事给予中国天主教会严重的打击。也在中国教会史上留下了永远无法泯灭的悲痛与遗憾。
二十八年来,我们国外教会人士积极促进国内官方与非官方教会团体、以及他们与教宗之间的合一。过去对此不以为然的那些官方人士,把我列为是「不受欢迎的人士」(在1995到1998年间)、甚至五次拒绝发给我签证。但是我们仍然尽全力来促成与官方进行对话和建立友谊,因为我们认为这对任何一个国家的教会非常重要。
    但在这次事件之后,我们只能鼓励教会人士要懂得保护自己,并尽力避免教会内在的分裂,以对抗此次事件的打击和威吓。我们建议他们以创造内在的和谐来寻求力量,不要容许那些人利用暴力来威吓并阻止他们去活出真正的天主教信仰。冲突从未为教会结出光明的果实,而现在国内官方甚至干扰那些愿意对话的人士。诚如像文化大革命时期一样,我们知道,即使当局用尽各种暴力行为,也无法撼动基督徒的信仰,因为信仰早已深植人心,即便是文革也无法连根拔除它。
    对中国教友而言,一切尚待努力的就是坚定地在心中保持同一的信仰,继续向官方(政府当局)争取早日与世界其它国家的天主教人士一样、同享宗教自由。这就是教宗本笃十六世倡导的对话精神,要国内的信众坚持为合一与和好奋战到底。而天主圣神对这一态度的力度和效果远远大于任何政府当局所施加的压力。
    我们继续与中国教会站在一起,在信仰、祈祷、与友谊中团结起来。记得我在1982年访问中国后,所写的第一篇文章中曾提到:我们要学习在沙地上写字的耶稣,不去责备任何人,我后来写的任何文章都受到耶稣基督这个形象的激励。我始终走在对话的路上,尝试着去了解那些主教和神父们,每当有人似乎走偏了,就会以兄弟之情加以劝导,并始终肯定那些在国内忠贞地建立信仰基督、追随基督团体的人士。这种态度何需批评责怪,这不就是教宗牧函中倡导的吗?
    近几年来教会有些人士总是批判责备他人,而很少给予积极的建设性的意见,这实在是教会阴暗的一面。当然,每当官方粗暴地拒绝所有对话的基本原则时,有人很容易会认为对话的方向不对。然而即使官方缺乏对话的诚意和善意时,我们仍然不能脱离耶稣基督的福音劝诲。我们反而更要坚定地团结起来,全心维护教会应有的权力,对话不是示弱,而是以福音的精髓为基础。
    我们对中国官方仍深感失望,我们质疑中国政府究竟需不需要朋友?从最近发生的两个事件看来,答案是「显然不需要」,但是,一个大国表现得一副不需要国际间友谊的态度,实在是惊骇了整个世界!
(文章取自《怀仁通讯》)


【 教廷近年来对这种明确违反教会法条文的行为,尽量避免采取具体的处罚。但是有些主教却滥用了罗马教廷这种宽大的态度,并以顺服于官方不合法的要求而得到政府的好处。教廷不宜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来看待此事。】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9 23:43:41 发表
比虚假的信仰自由更可怕的是“虚假的信仰”

──从“承德非法祝圣”反思教会问题

在2006年的三次“非法祝圣”后,就有预感“非法祝圣”还会再次上演,等来的却是在河北承德再次上演的“闹剧”。此次“非法祝圣”是最后一次吗?我看未必!在全国最多教友聚集省份的河北省都会“上演”,其它教友聚集比较少的省份和地区难道不会“上演”?其它省份承载的压力难道能大过河北省?而东西南北几大区块都有自选出来等候认可的情形,到时候东西南北各地区的主教若陆续上演“闹剧”,罗马如何面对?所以:如何避免“非法祝圣”再次上演,应该是一个课题!和山人神父反省当前局势下:“虚假的信仰自由”换个不同的角度反省天主教在中国的自身现状,则是:不愿意为主做证的信仰——“虚假的信仰”。

简单的解释信仰,就是指对圣贤的主张、主义、或对神的信服和尊崇,并把它奉为自己的行为准则。

反观参加承德“闹剧”的主教们,八位主教都是圣座认可的主教,也就是韩德力神父所颂扬的:“今日的利玛窦,中国的先知 !” 但他们的行为准则却不但没有遵从耶稣基督教导的方式,也没有利玛窦的智慧,更不配先知的称号:不仅参加并乖乖的覆手了,而且还有个很不错的借口——被迫!不论是否“被迫”,做出了有违教会“共融”的行为,以违背信仰核心原则做为表达信仰的方式,不难看出这些主教们虚假信仰的本质!和教宗强调的:“主教不是纯粹的当权者或官僚,他被召唤做强健、果断、公道及祥和的人 ”相比,他们的行为差之千里!这八位主教根本不配佩戴那“信德的证物”——戒指,因为他们并没有“以纯洁的信德,毫无瑕疵地保护天主的净配圣教会。”

    在若瑟.拉辛格/教宗本笃十六世著的《纳匝肋人耶稣》的序言“初探耶稣的奥秘”里,教宗指出:“先知的任务不是为了告诉人明天或后天会发生什么事,以满足人对未来的好奇心和安全感;先知的存在是为了向我们显示天主的面容,指引我们该走的路。”若这些韩德力神父所颂扬的:“中国的先知 ”一再用行动指引我们该走的路是一条“自选自圣”的路,那么问题真的很严重!这条路真的能迎来“天国”?

   “被迫”的论调一再使用,但该论调并不是一个负责任的说法,似乎更像是原祖在背命之时回答天主的话:是女人;是蛇,唯独没有说是自己错了!

山人神父说:“强迫人的良心,不尊重个人意愿的社会,如果一再表示自己严格奉行并保护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执行,是否是可信的?”,暂不看他问的问题,但他提出的论点:“强迫人的良心”,我很震惊!“良心”真的能被强迫?我们一般都认为:可以强迫人的自由,还从来没有听到可以“强迫人的良心”的。

只要施行圣事者缺乏应有的意向,则主教的祝圣礼为“一种虚有其表的覆手礼”,也就是“无效”的圣事,只要事后给圣座讲明白就是了。“强迫人的良心”的论点难道是外力可以强加给这八位主教要有“应有的意向”?不,有没有“意向”是这八位主教自己的选择,科技的发达还没有到可以“强迫人的良心”的境况!

虽然这八位主教都是圣座认可的,但反观他们自身的身份,哪位不具有“爱国会”血统?不是主席或者主任,就是副主席或副主任的!说是强迫,我看未必(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自己就是爱国会成员,自己反对自己?若“非法祝圣”还会再次上演,只能证明任命身在爱国会的人士为主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安树新看到了封新卯和李连贵的表样,加入了爱国会。而封新卯参加了徐州“闹剧”,结果是安然无恙!此次事件发生,不难看出也有主教有看样学样的倾向,以为法不责众!

不论是哪种解释,都让我们看到了即使是主教也是人,也有虚假信仰的一面。更是提醒我们要每天反思自己的思、言、行为是否符合天主教信仰。

    记得曾经有研究结论说:大陆地下教会的存在促使了地上的主教们去寻求罗马的认可!但现状却是此消彼长:地上的身在爱国会的一再任命为主教但却一再上演“非法祝圣”;地下的不任命主教,导致了地下教会的混乱。让广大的教友找不到正确的信仰方向!真理得不到宣扬能迎来宗教信仰自由?上述诸多方面为中国教会的复杂性和长期性埋下了伏笔。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9 23:35:43 发表
陈日君与韩德力对承德事件后局面之所见         
   
【天亚社.香港讯】与中国教会有长期接触的陈日君枢机与韩德力(Jeroom Heyndrickx)神父,最近就去年底中国大陆的非法主教祝圣礼及天主教代表会议后的局面,以及梵蒂冈应否与中国继续对话,各有不同意见。
比利时籍圣母圣心会韩神父于三月份《怀仁通讯》指出,自一九七零年教宗保禄六世采取与中国对话,作出「深具历史意义也是慷慨的表态」,这种已有四十年的对话政策不应断绝。
他呼吁罗马与普世教会身处「后承德事件」的评估时刻,「应多与国内的主教们密切而个别地接触」,好能更清楚他们对时下处境的看法,因为误会常因信息不足而导致。
韩神父指出,国内的主教们很清楚中国教会成长的机会掌握在他们手中,对此也十分热衷。在答复是否哪些人该受惩罚,该怎么罚之前,他希望罗马尽可能与所有主教接触,两方怀着实事求是和坦诚的态度去沟通。
陈枢机于四月一日撰文回应韩神父的观点。他认同对话和妥协的必要,但强调该有一条底线,不能为了讨好北京政府而牺牲信仰的原则,或违反教会的基本纪律。
枢机又写道,在未经教宗批准而举行的承德祝圣礼后,中国教友们「都希望能清楚知道我们的教会究竟应该是怎么样的」,可是教廷甚么声音和行动都没有,令「他们等待得失望了」。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9 22:58:04 发表
9月26日,马英林主教在总结讲话中指出:我们肩负着新时代、新使命、新的历史征程。希望各位主教和广大神长教友,要继续发扬爱国爱教的光荣传统,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坚持中国化方向,促进教会团结合一,做好牧灵福传各项工作,努力开创中国教会新的历史篇章。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9 11:51:45 发表
2018-09-28 11:04:24 发表 [9 楼]
2018-09-28 10:57:38 发表 [6 楼]
2018-09-28 10:43:40 发表 [12 楼]
2018-09-26 15:46:50 发表 [4 楼]

尊敬的罗马教宗
        强烈要求罗马教宗方济各、罗马教廷也必须给在2000年以前地下教会用特权祝圣的而被罗马教宗和罗马教廷错误的认为这些不合法的主教们。他们是周至教区杨广彦祝圣的助理主教王辉耀,开封教区宗长风主教为上海教区祝圣的范忠良主教的接班人张同利主教,永年教区韩鼎祥主教祝圣的史双喜主教,石阡教区胡大国主教祝圣的姬增卫主教。这些本来在特权没有收回之前祝圣的合法有效的主教们,反而不被罗马教宗公开任何,而那些非法祝圣的六位主教,罗马反而给他们合法化了。这些地下主教们随时都可以用法典1752条规定为了地下教会的生存而启用法典赋予的特权再次合法有效的祝圣大批主教。
 需要祝圣主教的教区可以和这几位主教联系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9 00:07:13 发表
方济各你把我们大陆忠贞地下教会扔掉了,还给我们想什么法子?你解释什么?你让我们去服从无神论共产党,我们不知道共产党在那里?就你知道?你还说负责,你去给天主说吧,你去向天主忏悔吧,大陆忠贞地下教会希望你下台,再不要继续干了,再干就是沒脸沒皮。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8 11:21:42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安多尼.涂世华主教(涂于2017年1月4日去世,临终前曾表达了与宗座修和的愿望)。当时处在绝罚中吗?
如果处在绝罚中,是不是有修和的愿望,就不会受到绝罚的羁绊。
如果在绝罚中会下地狱,那么现在的接纳,是不是能从地狱里拯救出来。
好复杂的问题,看来这得需要很大的神学家解释了

呵呵,死时已经审判了,教宗可以?把升天拉下把下地狱拉上天堂吗??马后炮式的神权教义惩罚与宽免!有意思。

好像现在的教规教义变了。

请教廷公布非法七人修和悔改文书,公布涂世华临终前曾表达了与宗座修和的记录与文书。

也就是说;这七位与涂世华都背弃了自立自主自办教会了吗?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8 11:13:36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安多尼.涂世华主教(涂于2017年1月4日去世,临终前曾表达了与宗座修和的愿望)。当时处在绝罚中吗?
如果处在绝罚中,是不是有修和的愿望,就不会受到绝罚的羁绊。
如果在绝罚中会下地狱,那么现在的接纳,是不是能从地狱里拯救出来。
好复杂的问题,看来这得需要很大的神学家解释了

呵呵,死时已经审判了,教宗可以?把升天拉下把下地狱拉上天堂吗??马后炮式的神权教义惩罚与宽免!有意思。

好像现在的教规教义变了。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8 08:03:54 发表
人们只顾仗势耶稣的仁慈,却忘记了旧约里公义的天主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8 07:57:17 发表
安多尼.涂世华主教(涂于2017年1月4日去世,临终前曾表达了与宗座修和的愿望)。当时处在绝罚中吗?
如果处在绝罚中,是不是有修和的愿望,就不会受到绝罚的羁绊。
如果在绝罚中会下地狱,那么现在的接纳,是不是能从地狱里拯救出来。
好复杂的问题,看来这得需要很大的神学家解释了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8 07:50:05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伟大的,英明的,智慧的方教宗,坚决支持和拥护你,战神一切困难,功不可没。

对的!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弘扬中国文化。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7 15:02:04 发表
中国政府拆十字架拆教堂孩孑不让进堂这就是教宗协议?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7 14:51:45 发表
要签协议先几位教宗早签了还等这几十年还用主教坐监受苦死在监狱下落不明的人受这种罪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7 14:11:11 发表
你们这几位爱鬼猪叫,听好了!教宗让你以实际行动与教廷保持一致!教友们们的眼光是雪亮的!将来如何面对造物主的审判!?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7 14:07:18 发表
教宗方济各外国人把大陆烂摊子推给中共保护,胡弄中共中共好这一囗,让中共当傻瓜保护我天主教,教宗这样的方法我不赞成,当然也沒别的好办法了,最苦坑害了教友其它宗教徒。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7 11:22:53 发表
一纸邪议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7 08:03:05 发表
协议深深的伤害了广大信徒们及教外人的爱德及良心了。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贫困者
2018-09-26 14:14:37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教宗的决定,不论是什么都完全支持,因为我们信唯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圣教会。

教宗方济各让入爱国,听无神论共产党的,合一合到无神论共产党,谁不入爱国就是反对教宗。

首先,教宗并没有让任何人加入爱过会,这样说完全是不尊重事实。其次,听命和服从是所有神职人员和信友的本分,试问不服从教宗何谈忠贞?

你们没看到?河北省要彻底消灭地下教会,你说是让去参加爱国会吗?
 
回复  支持[1反对[0]

 69    1 2 下一页 尾页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