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教宗二O一九年的亚洲之行和梦想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16 09:39:36 发表
2018-11-16 09:03:42 发表 [369 楼]
https://m.douban.com/group/topic/117097924/
离开充满谎言与伪善的天主教的个人经历
酋长家的傻儿子 2018-05-14 19:19:35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酋长家的傻儿子(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23576969/

我四年以前受洗,曾经是一个非常热心的天主教徒,每天望弥撒,念玫瑰经,但发现这些不过是徒劳无功,不但祈祷没有得到回应,自己的人生还跌到了谷底,几乎要得抑郁症,在信仰的道路上越走越困难。

记得受洗以后,每天都念至少三份玫瑰经,祈求圣母赐予一份好的婚姻。因为圣母在法蒂玛显现的时候,对热心念玫瑰经的人做出过许诺,亲口说:“凡用玫瑰经向我亲生的爱子所祈求的,无不得到。” 当时刚受洗,非常有信心,每天花大量的时间,跪着祈祷起码一钟头,当时已经有了一个很优秀的交往对象,希望能跟他走下去。三个月后,男生因为工作调动到了其他城市,劈腿了另一个女生,还跟她闪电结婚。失恋后,整天以泪洗面,但想到可能这个男生不是天主的安排,于是振作起来,继续每天至少念三份玫瑰经,祈祷早日遇见真命天子。

一个月内,偶遇了曾经认识的男生,他家是教友家庭,还比较“虔诚”,讨论起神学来头头是道。他马上热烈地追求我,言谈中有意无意地透露自己还未婚,一心要成家,觉得我是合适的贤妻良母。当时反感他热心得过了头,结婚的话随意就脱口而出,太过轻浮,没有真心;但又一想,自己已经守大斋念玫瑰经大半年,可能是圣母的安排,又考虑到男生条件很不错,是国外政界人士,还是教友,于是勉强自己接受了他的追求。交往过程中感到越来越不对劲,对方越来越冷淡,电话短信也爱理不理,追查之下,才知道他已经有了一个交往多年的女友,因为她不孕,所以想跟其他女人要孩子。他隐瞒了这个事实,骗我成为他的候选人之一,还恬不知耻地说只要我能怀上孩子就跟我结婚,所以知道我决定婚前守贞就冷淡了。于是愤而离开了这个把女人当生育工具、自私自利伪善的烂人。

于是,先后被两个男人抛弃,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他乡打拼,心里已经不打算依靠任何男人,只想依靠自己的能力立足。每天念玫瑰经和各种九日祈祷经文,每天望弥撒,心心念念只是想求一个稳定的工作。自己也很努力地投简历,练习面试,因为条件还不错,还是抱了很大的信心。因为我从事教育行业,理想的工作岗位就是天主教学校了。当时有很多非常好的新教学校给我面试机会,但他们都要求职员必须是新教徒。因为不愿为了一个工作而撒谎,于是拒绝了。

后来一个待遇很好的天主教机构给了我工作机会。我在跟闺蜜闲聊中,无意透露了这个消息;闺蜜当时也找工作,但她没有工作经验,学业不好,到处碰壁。她对这个天主教机构很有兴趣,问了很多问题。后来,她背着我,通过一些关系,顺利地到了这个天主教机构工作(她本人是无神论,但天主教机构对员工信仰没有要求)。

当时感到很气愤,因为自己受到了好几重的背叛:朋友的背叛,天主教学校对教友的背叛,更重要的是感到来自命运或天主满满的不屑和恶意。

于是,因为气恼、难过,身体也受到了影响,甚至下半身有半年流血不止。医生查不出原因,说是心理因素造成。(打字打到这,还是难过得想落泪。)那时,每天跟父母视频,总是强颜欢笑,报喜不报忧,说自己过得很好,请他们放心。

后来专心调养身体,也不去教会了,只是自己祈求圣母,只要身体康复。果然,一如既往的,祈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如同石沉大海。当时已经谈不上失望了,因为信心经历过几次打击,根本也没抱太大的希望。忍耐到后来,某天终于对老天爷说:“你不喜欢我信耶稣吗?你要是让我好起来,我就只信你,再也不信什么圣母和耶稣。”

说了这翻话后,心里许多的委屈和气愤也得到了释放。说也奇怪,到了第三天,血马上止住,康复了。对天主教的还是怀着恨意,认为他们给人虚假的承诺,所谓的祈祷不过是一种交换关系,圣母承诺的“用玫瑰经祈祷,无不得到”,不过是用人的行为交换天主恩宠,是另一种形式的赎罪券,对天主教的教理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再也不能在信仰的道路上走下去了。

****************************************************************************************************

“虔诚”天主教徒的回贴 (很有代表性)

人身攻击型:  别人对你不好,你又不敢去跟人家撕。自己担下来,心量窄又排解不掉。想背教,自己怂害怕担责任,找了那么一堆理由。别人说几句吧,你又玻璃心。(Sebastiane)  

威胁型:  你照这样下去,很快 (这个小组里)就会看不到你了。 (Sebastiane)  这位令人毛骨悚然的妇女,是你自己侮辱了你自己。时候到了,你该上路了。 (Sebastiane)  * "上路”一词,一语双关,不但明说要封楼主的嘴,还暗讽楼主该狗带。  满口祈祷词的天主教徒,诅咒起人来不但毒,而且狠,更奇的是毫无良心的愧疚,这个天主教版主的诅咒算是最温和的了。

亵渎上主型:  你的医治恐怕来自魔鬼,魔鬼医治了你,假冒老天爷骗你。除了三位一体的天主外,没有别的神,如果楼主的老天爷不是三位一体的天主,那么楼主的老天爷可以肯定就是魔鬼。(小夜Benoît )  

冷嘲热讽型:  鱼找鱼虾找虾哦 什么样的人就遇到什么样的人 (溜金斗栱 )  

(天主教那一套是无法自圆其说的,所以本组的信徒,除了少数一两个,面对楼主的质疑,要么人身攻击,要么冷嘲热讽,甚至不惜亵渎上主,把造物主说成魔鬼, 有的则强行胡说八道一番,既无事实 ,又无逻辑,只有自我催眠。)  

因为天主教信仰的基础是虚假的,所以给信徒带来思想上的混乱和不道德。

****************************************************************************************************

发帖两个月后,再来反馈。

自从发誓弃决了天主教的偶像崇拜后,在唯一造物主的庇佑下,短短两个月内, 不但我身体恢复了健康,也找到了很好的工作,同时也有人品正直的优秀男生追求。不知会不会又有天主教徒跳出来说这时魔鬼带来的保佑呢,呵呵。

回顾以往,更坚定了自己看法。天主教就是标准的挂羊头卖狗肉,表面的一神教,实质上的多神教和偶像崇拜,所以天主教徒和偶像崇拜者互相转换起来毫无压力。西方大部分从事巫术的人都有天主教背景,教徒转巫师只是换汤不换药。

我浪费了四年宝贵的青春年华,以亲身经历证明,天主教偶像崇拜对人造成的伤害,浪费时间、精力还算轻的,不但事业、感情毁于一旦,还要夺去你的健康。如果我没有及早回头,寻求唯一造物主的庇护,天主教的圣母崇拜早就把我的身心和前途摧毁了。即便如此,天主教还是对我的身心造成了某些不可逆的伤害。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14 10:27:30 发表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14 10:06:30 发表 [10 楼]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普教会没有把中国的主教任命当成天主的管家,而是任命他们当太子了。中国的教会实际就是合法的太子主教当中国教会的家。现在更好了加上罗马教宗的合法化又当着中共的官员教会的主教,太伟大了??
教会怎么样与他没有关系,折十字架教堂不让办教理班,他们根本无动于衷,现实就是这样,他们只管做太子而没有做天主的管家。
罗马你批做太子长的主教?这是把人灵教会毁了。
       
回复  支持[ 0 ]  反对[ 0 ]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14 10:04:11 发表 [9 楼]
普教会没有把中国的主教任命当成天主的管家,而是任命他们当太子了。中国的教会实际就是合法的太子主教当中国教会的家。现在更好了加上罗马教宗的合法化又当着中共的官员教会的主教,太伟大了??
教会怎么样与他没有关系,折十字架教堂不让办教理班,他们根本无动于衷,现实就是这样,他们只管做太子而没有做天主的管家。
       
回复  支持[ 0 ]  反对[ 0 ]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14 09:51:32 发表 [8 楼]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协议承认了一帮太子,教会怎么办?
协议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近看近迫害更重,远看没有打开中国的大门,协议让人遗憾。
一个妥协的东西不会给人带来希望,更不会有什么益处。
现实与对话在中国是两码事,对话很好而现实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教廷这次与中国对话和中国国内的宗教信仰自由的现实完全就是两码事,禺认为教廷应该有体会了吧!
对话是好事但失去了底线就不是什么好事了,所以有人说你们不了解中国的文化和中国的现实,甚至你们更不了解中国教会及自办人的自办行为及个人的思想及宗教信仰。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6 07:51:50 发表
把反映天主教徒真实样貌的帖子全删了啊,传教辛苦了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5 22:59:31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人为什么是爱钱好色互相攻击……的活物

人为什么是贪钱、好色、互相攻击互相伤害……的活物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5 22:43:50 发表
人为什么是爱钱好色互相攻击……的活物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5 21:44:07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有些话只能关起门说,已转发

让更多人欣赏天主教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5 21:34:33 发表
有些话只能关起门说,已转发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5 17:44:48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多行不义已自毙

亲爱的主内弟兄们:长青家园于本日开始已经永久的关闭了。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5 08:35:14 发表
多行不义已自毙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5 07:47:00 发表
历史:修道院因修道短缺而被迫关闭!Himmerod修道院是一个修道院修道院,在现在的德国西部已经存在了将近900年,由于经营费用和僧侣短缺而正在关闭。值得注意的是,修道院在20世纪50年代以明显非修道院的身份使用,作为前国防军高级官员讨论西德重新武装的秘密会面点。
经过883年的运作后关闭
Himmerod Abbey是德国西部的Cistercian修道院,由Clairvaux的French Abbot Bernhard于1134年创立。六年前从破产边缘回来后,修道院现在必须永久关闭,因为DW报道。目前,修道院中只有六名僧人与四十年前居住在那里的三十名僧人相比。

1922年,修道院由现代波斯尼亚前Mariastern修道院的德国西多会僧侣定居而重建。教堂建筑在Abbot Vitus Recke(Abbot,1937年至1959年)下重建,并于1962年完工。修道院今天有博物馆,书籍和艺术品商店,咖啡馆,宾馆和休养所,以及渔业。然而,它的亮点是它自己的出版社,Himmerod Drucke,已经出版了50多位作者的作品,特别是Himmerod的僧侣Stephan Reimund Senge神父。该杂志Unsere LIEBE弗劳·冯·Himmerod(“我们Himmerod夫人”)出现一年三次,通讯Himmeroder Rundbrief由父亲斯蒂芬,编辑每年大约十倍。

臭名昭着的Himmerod备忘录
Himmerod备忘录是一份长达40页的文件,该文件是在1950年前国防军高级官员秘密会议后产生的,该会议由康德拉德·阿登纳总理邀请到Himmerod修道院讨论西德的重新武装。由此产生的文件为建立联邦共和国的新军队 - 联邦国防军奠定了基础。
该备忘录以及盟军军事指挥官和西德政治家对国防军“荣誉”的公开宣言,为“干净的国防军”的神话创造了新的贡献。

1950年10月5日至9日,一群前高级官员在康拉德·阿登纳总理的要求下秘密会见了备忘录所取名的Himmerod修道院,讨论了西德的重新武装。与会者分成几个小组委员会,重点关注未来武装部队的政治,道德,业务和后勤方面。
由此产生的备忘录包括会议讨论的摘要,并附有“在国际战斗力量框架内组建一支德国西欧捍卫特遣队备忘录”的名称。它既是计划文件,也是与西方盟国谈判的基础。会议的与会者深信,没有德国国防军的历史性修复,未来的德国军队是不可能的。

不确定的未来
修道院的财产,靠近Grosslittgen村,将被转移到特里尔天主教教区,而六名僧侣将搬到其他修道院。特里尔天主教教区尚未宣布它计划如何处理该网站。此外,尚不清楚修道院的其他工作人员会发生什么。“Himmerod仍然是一个精神遗址,”修道院的负责人,Abbot Johannes说,正如DW报道的那样。“墙壁保留了这段历史。我告诉你:没有办法摧毁这个吸引人们的精神之地几个世纪。我相信人们会继续来这里,
修道院的命令成立于1098年,是为了回应当时领先秩序所摒弃的谦卑。西多会修道院分为遵守共同遵守,中间遵守和严格遵守(也称为特拉普派)的修道院。尽管最近关闭了,但世界上仍有160多个特拉普派修道院,超过2000名特拉普派僧侣和大约1800名特拉普派修女。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4 19:10:57 发表
网友 蓝色安日洛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蓝色安日洛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3 21:24:12 发表 [124 楼]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全世界天主教会中还是有许多了解中共政府和中国天主教会的人士。陈日君不傻,教宗和在梵蒂冈国工作的神职人员也不傻。只因为陈日君不知主教任命协议的具体内容,所以过度担忧了。
犹大斯也不傻,甚至管钱袋,比别人聪明呢

鬼比人更聪明吧

犹达斯的使命和宗徒们不一样。不能责怪犹达斯。

耶稣明明知道犹达斯对耶稣不利,还收留利用犹达斯,耶稣作人厚道不

你这是把《圣经》当《聊斋》小说来看。

可能平时也看看什么河北梆子戏。

马上要农闲了,还是好好地学习多看看专业农业方面的书籍。

精神病院院长失职,你这么严重的精神病患者逃在外,不把你追回去。

是小区保安失职,把疯狗放进小区来。

蓝色实话实说哦。

中国天主教教会,特别地下教会信众低素质,严重影响了我们教会的福传。

很多底层和弱势群体信众,充满了对我们社会的仇恨。

传给谁啊,谁信啊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4 16:38:04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蓝色安日洛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3 21:24:12 发表 [124 楼]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全世界天主教会中还是有许多了解中共政府和中国天主教会的人士。陈日君不傻,教宗和在梵蒂冈国工作的神职人员也不傻。只因为陈日君不知主教任命协议的具体内容,所以过度担忧了。
犹大斯也不傻,甚至管钱袋,比别人聪明呢

鬼比人更聪明吧

犹达斯的使命和宗徒们不一样。不能责怪犹达斯。

耶稣明明知道犹达斯对耶稣不利,还收留利用犹达斯,耶稣作人厚道不

你这是把《圣经》当《聊斋》小说来看。

可能平时也看看什么河北梆子戏。

马上要农闲了,还是好好地学习多看看专业农业方面的书籍。

精神病院院长失职,你这么严重的精神病患者逃在外,不把你追回去。

是小区保安失职,把疯狗放进小区来。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4 14:44:58 发表
网友 蓝色安日洛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3 21:24:12 发表 [124 楼]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全世界天主教会中还是有许多了解中共政府和中国天主教会的人士。陈日君不傻,教宗和在梵蒂冈国工作的神职人员也不傻。只因为陈日君不知主教任命协议的具体内容,所以过度担忧了。
犹大斯也不傻,甚至管钱袋,比别人聪明呢

鬼比人更聪明吧

犹达斯的使命和宗徒们不一样。不能责怪犹达斯。

耶稣明明知道犹达斯对耶稣不利,还收留利用犹达斯,耶稣作人厚道不

你这是把《圣经》当《聊斋》小说来看。

可能平时也看看什么河北梆子戏。

马上要农闲了,还是好好地学习多看看专业农业方面的书籍。

精神病院院长失职,你这么严重的精神病患者逃在外,不把你追回去。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4 10:57:41 发表
网友 蓝色安日洛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3 21:24:12 发表 [124 楼]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全世界天主教会中还是有许多了解中共政府和中国天主教会的人士。陈日君不傻,教宗和在梵蒂冈国工作的神职人员也不傻。只因为陈日君不知主教任命协议的具体内容,所以过度担忧了。
犹大斯也不傻,甚至管钱袋,比别人聪明呢

鬼比人更聪明吧

犹达斯的使命和宗徒们不一样。不能责怪犹达斯。

耶稣明明知道犹达斯对耶稣不利,还收留利用犹达斯,耶稣作人厚道不

你这是把《圣经》当《聊斋》小说来看。

可能平时也看看什么河北梆子戏。

马上要农闲了,还是好好地学习多看看专业农业方面的书籍。

我不是农民,我是退休工人,没什么文化是真的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蓝色安日洛
2018-11-04 10:16:47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3 21:24:12 发表 [124 楼]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全世界天主教会中还是有许多了解中共政府和中国天主教会的人士。陈日君不傻,教宗和在梵蒂冈国工作的神职人员也不傻。只因为陈日君不知主教任命协议的具体内容,所以过度担忧了。
犹大斯也不傻,甚至管钱袋,比别人聪明呢

鬼比人更聪明吧

犹达斯的使命和宗徒们不一样。不能责怪犹达斯。

耶稣明明知道犹达斯对耶稣不利,还收留利用犹达斯,耶稣作人厚道不

你这是把《圣经》当《聊斋》小说来看。

可能平时也看看什么河北梆子戏。

马上要农闲了,还是好好地学习多看看专业农业方面的书籍。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蓝色安日洛
2018-11-04 09:25:47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蓝色安日洛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最近报道了一会一团的领导视察中国的东西南北,但有一点让人费解,是全国爱鬼会的主席和秘书长率领各地红色主教调研,反省和检讨。难道主教团已经被埋入坟墓了,还是被圣座绝罚了。要绝罚,应该先罚爱鬼会呀,当然主教团也逃不出圣座的手掌心,理应受到普世教会的唾弃和诅咒。

被驴踢过脑袋,最好上医院治疗哦。

未来中国天主教团将是二岸三地为架构,祂的雏形已经不容置疑哦。

好好去学习甘保禄神父最新文章,你将会收益的。

不要整天的胡思乱想。

你的父母没有给你起码的教育,你连做人都不懂,还在网上说三道四,真是可悲。你是没有托头脑的畜牲。

就你的言论,你从小有一个家庭的良好的环境吗?不用看就知道!

你还好意意思谈家庭教育啊?

超级天方夜谭吧!

哈哈哈。。。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4 07:22:57 发表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3 21:24:12 发表 [124 楼]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全世界天主教会中还是有许多了解中共政府和中国天主教会的人士。陈日君不傻,教宗和在梵蒂冈国工作的神职人员也不傻。只因为陈日君不知主教任命协议的具体内容,所以过度担忧了。
犹大斯也不傻,甚至管钱袋,比别人聪明呢

鬼比人更聪明吧

犹达斯的使命和宗徒们不一样。不能责怪犹达斯。

耶稣明明知道犹达斯对耶稣不利,还收留利用犹达斯,耶稣作人厚道不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3 17:29:07 发表
网友 蓝色安日洛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最近报道了一会一团的领导视察中国的东西南北,但有一点让人费解,是全国爱鬼会的主席和秘书长率领各地红色主教调研,反省和检讨。难道主教团已经被埋入坟墓了,还是被圣座绝罚了。要绝罚,应该先罚爱鬼会呀,当然主教团也逃不出圣座的手掌心,理应受到普世教会的唾弃和诅咒。

被驴踢过脑袋,最好上医院治疗哦。

未来中国天主教团将是二岸三地为架构,祂的雏形已经不容置疑哦。

好好去学习甘保禄神父最新文章,你将会收益的。

不要整天的胡思乱想。

你的父母没有给你起码的教育,你连做人都不懂,还在网上说三道四,真是可悲。你是没有托头脑的畜牲。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3 14:53:45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基督教伦理学家侯活士:亚洲的教会不应走西方建制化基督教的老路,而应重视普通德性见证耶稣

5月29日,当代著名神学家侯活士(Stanley Hauerwas)在日本著名基督教主义学校同志社大学进行了一场题为《在亚洲的教会:一种巴特式的默想》的公开讲座,并与分别来自日本、韩国和中国的三位神学教授就亚洲教会目前所面对的一些现实和伦理问题进行讨论。

此次公开讲座是5月28日至6月2日在日本京都举行的第五届东北亚和好论坛日程中的一部分。该论坛是由美国杜克神学院和倡导和平主义的基督教门诺会共同发起的。

侯活士作为本次论坛的主讲嘉宾,从神学伦理的角度谈及“和好”的神学基础。侯活士曾常年担任杜克神学院和杜克法学院的教授,现在虽然已经退休,但仍然授课。他在2001年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美国最佳神学家”,他被誉为是20世纪末最具影响力的基督教伦理学家,其以叙述神学的角度论对基督徒德性与伦理等探讨的理论常常被宗教伦理学领域之外的学者引用和讨论,包括政治哲学、社会学、历史学和文学理论。

侯活士的著作《 A Community of Character: Toward a Constructive Christian Social Ethic.》被选为20世纪宗教领域最具应有力的100本书籍之一。近年来随着他的两本代表作《和平的国度》和《异乡客》被翻译成中文,他的建基于圣经故事叙事的神学思考也开始影响汉语神学界,给读者开启了一个新的视野。

在亚洲的教会——一种巴特式的默想
——“我以无权威者来到你们当中”
在讲座开始,侯活士坦率而谦卑得说:“我以无权威者来到你们当中。至少我没有这种权威,就是认为比你们知道的多以至于能够对你们说一些有用的话。我对亚洲教会面对的挑战所知甚少,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无知。而你们当中的多数人对于你们所服事教会的神学洞察比我更多。”

而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并谈论这个主题,是因为此次的主办方看到亚洲一些国家的读者“不但阅读而且认同我的作品”,他也有幸曾在日本教会讲道和进行了一定的观察,因此希望他来就此主题分享他的一些看法和观点。

对于亚洲教会,侯活士认为他并不了解太多,但“至少有一点我很肯定,就是亚洲教会面对的挑战告诉我,亚洲基督教的优势在于它从来不是在社会、政治和经济中建构的基督教”,因此必须要恢复基督徒对上帝的见证,而这位上帝并非如当今西方欧美的情况,比如在美国谈到基督教要和支持或反对共和党、民主党这些直接挂钩了,但其实“上帝并不一定投票民主党”。

因此,他认为,“作为神学家,我的作品强调西方基督徒恢复见证基督神性(Lordship)的重要性,而基督的神性是建构在三位一体的宏大故事中的。但是,许多自认为熟知基督教的美国基督徒却几乎不能让其社会听见这福音的激进性(radical)特征。”

西方基督教建制化之路的历史原因及局限性
候活士表示,自己的神学是尝试解释摆在社会建构的西方教会面前的挑战——“在没落的基督教王国之阴影中,教会如何恢复强有力的神学声音,这声音不是揭示言说的脆弱性,而是具体地言说上帝”。

他曾提出恢复这声音需要美国基督徒认识到他们/她们不再掌控社会和政治秩序, 因这秩序建构了他们/她们作为基督徒和美国人(或者欧洲人)的身份,而未作区分,虽然这样的建议让他被冠以教派主义者(sectarian)、信仰主义者(fideistic)与部落主义者(tribalist)的批评。

虽然陆续有西方的神学家强调,从之前的基督教国(Christendom)的时代走出来,走非建制的基督教之路,但目前并未实现。反而基督教国家式的建制化基督教仍旧是很多人的认知主流,比如对美国人来说,“让美国再次伟大”这样的声音意味着要恢复的国家是一个(白人至上)基督教的美国,而在候活士看来,其实这样所谓的“基督教化的美国可能从来就不能存在过”。但认知主流上仍然提到美国就认为是基督教国家,或提及是西方就是基督教国家,但希腊和柏拉图其实来自于东方,所以这样的概念和认知经不起推敲。

这种在西方的基督教国家式的建制基督教形成,和历史环境有关。候活士引用凯耶(Bruce Kaye)的著作《英语世界基督教王国的兴衰:神权政体、基督论、秩序与权力》(The Rise and Fall of English Christendom: Theocracy, Christology, Order and Power)中的分析, 认为第一代基督徒必须面对如何将信仰传递下去的难题,这意味着他们/她们必须寻求可行之方法来实现。于是,不同类别的基督教组织逐渐在这个过程中形成,而“基督教国”(Christendom)是其中一种的实践形式。

“尽管我被定义为反对基督教国家观念的神学家,但我亦同意:没有这种实质性创新的产物(基督教组织),则可能没有没有基督教,正如凯耶的解释,这些基督教组织实际上也体现了基督徒的实践。并且,这些基督教组织建构之目的是为了正确效法既定的传统而避免被本土化。”候活士说。

与此同时,基督教本土化带来教会实践和形式的多样化,但为解决让不同的教会连接在一起并宣称同属于基督教,于是尝试透过政府或法律的权威来促进教会的合一,这称之为“基督教国家策略”,而处于这种“权力架构或者政体中的教会可能参与政治权力从而使用暴力来确保其信仰方式”,“这种以暴力方式来确保基督教国家的策略可以是不易察觉的,也可以是公然暴力的”,而这种建制的基督教会失去认识自己的能力。

候活士同意当今最具洞察力的神学家之一的利法特(Peter Leithart)在他的新书《新教主义的结束:在破碎教会中寻求合一》(The End of Protestantism: Pursuing Unity in a Fragmented
Church)中的观察:美国新教建制(Protestant establishment)正在分崩瓦解, 结果依附于该建制的美国公民宗教也在面临瓦解。利法特希望这种状况将为“改革的大公主义”(Reformational Catholicism)带来可能。

所谓“改革的大公主义”,它一方面保持了神学上对宗教改革的强调,另一方面恢复了教会的大公性特征。利法特认为后者最值得追求,对此他要求每个新教教会恢复每周领受圣餐。当然,利法特并不意指由此基督徒的生活就变容易了,他说:“当耶稣每周来到圣餐桌前,事情就发生了,都是奇怪的事情在发生。教会可能分裂,纷争四起。牧师和其他带领人必须寻求和解,缝合裂隙。”但是,利法特相信圣灵的工作可以帮助教会成为自由的教会。

——亚洲教会面对的挑战是如何保持本土教会的独特性并且不影响合一
候活士讨论了美国新教所面临的再次建制化的诱惑,他认为,“如果我对亚洲教会的认识无误,那么我想在亚洲的的教会并不受上述影响, 因为其不可能实施基督教国家策略。”虽然在韩国的、日本的教会、中国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等有许多不同之处,以“在亚洲的教会”称呼有些笼统,“不过,就一般意义而言,我想在亚洲的教会不会处于这样一种危险中,即尝试透过政府组织来建构教会,又或者以非暴力的社会组织——比如建制的教育机构——来建构教会。”

但他提醒说,亚洲教会仍需要提防这样的试探。“尽管如此,亚洲教会难免亦会设想教会在迥异的文化中制度化,以确保教会的延续性。可是,教会为什么不尝试按照福音起初被传开的方式将其传递下去呢?因为亚洲教会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他回顾,非洲裔美国人基督信仰的延续,而他们/她们是在奴隶制度时期接受福音的;同样亚洲基督徒没有因为西方宣教士的坏行为而否认福音,“这些来自基督教国家的西方宣教士发现,透过见证福音,基督教同样能够兴旺发展于自由教会之中。”他引用达娜-罗伯特(Dana Robert)的解释:宣教史上有趣的议题不是关于基督教信仰如何被置身于不同文化的人们拒绝,而是这些人如何广泛地接受了信仰;基督教逐渐在世俗批评和反殖民主义中的消亡,结果证明这不是世界基督教的结束,而是“欧洲基督教的死亡嘎声”(death rattle)。

但侯活士仍提醒说,“尽管如此,俗话说旧习难改,这不免亦让我担心亚洲教会是否可以避免西方宣教士所犯的错误,也就是宣教士所展示的基督教不能脱离其国家主义的起源。”

侯活士认为,在亚洲的教会“面对的挑战是如何保持本土教会的独特性,换言之,在亚洲的韩国教会,日本教会,中国教会,或者其他教会各有特色,但这不影响彼此之间的合一性。这种合一至少表现在基督徒不愿意因为韩国人、日本人或者中国人的身份彼此残杀。亚洲基督徒面对的重要挑战之一是,如何应对不同国家地区正在崛起的国家主义。而且,历史的伤痕依然存在,这伤痕不能因为‘简单的忘记过去’而愈合。治愈这伤痕要求  基督徒心存盼望,在敬拜和共同的事工中发现这些不曾认识的朋友。再者,在圣灵里彼此联结,这亦是摆在亚洲教会面前的莫大挑战和机会。而拒绝彼此杀害则是基督徒共同故事的重要基础。”

——巴特“诚实的无知”给我们的启迪:重视普通德性见证耶稣
候活士表示,在圣灵里的联结要求基督徒从神学的角度理解上帝国度的真实性,而巴特(Barth)的作品能够为此提供帮助。他特别强调了巴特的“诚实的无知”(honest ignorance)的启迪。

“诚实的无知”意指东欧以外的基督徒必须谦卑地承认其缺乏必须的语境从而设身处地站在东欧基督徒的立场去回应东欧政府。候活士认为,巴特的“诚实的无知”是其放弃基督教国的一种表达,巴特的这种表达并不意指东欧的基督徒没有途径改善其生活,而是具体通过什么样的途径来使之可能总是由其所处的环境决定的。根据巴特的观点,没有什么能够替代东欧基督徒分享其已经学习到如何在否认其存在的反对者中生活。

候活士引用凯耶对大公性(Catholicity)的理解,意指教会之间的互动,这种大公性可能让教会留意到基督徒信仰的维度比基督徒的本土经验更宽泛。基于此解释,巴特可以被视为大公教会的代表。凯耶解释,如此理解大公性还包括了基督徒的一系列德性,比如耐心,彼此尊重和谦卑。而这些德性经常出现在巴特的作品中,他尝试藉此帮助基督徒认识到如何通过尊重彼此的差异而避免同质化(homogenization)。

对于亚洲教会和正在没落的西方教会这意味着什么?依据巴特的“诚实的无知”,候活士提出建议,基督徒要实践“诚实的无知”需要具备耐心和谦卑的德性,尤其像美国这样缺乏德性文化的地方更需要培养这些德性。

候活士谈到,他的思考基于目前一种观点:就是基督徒认为有建制化的必要性,因为要为了将福音传递下去,因此也认为亚洲教会也必须建制化来延续教会传递福音的使命。 依据凯耶的解释,建制建立机构之目的是“基于人类行为的基本价值观,旨在在时间推移中继续保持人与事物之间关系模式的连续性”,但困难在于如何发展这些机构,才能既保障基督徒的安全,又不让其失落于这个世界。而现实往往事与愿违,基督徒身在其中而难以记得其基督徒的身份。

侯活士基于“诚实的无知”提出他对基督徒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独特性之看法。“我的提议很简单。我相信基督徒将见证福音,在某种程度上基督徒所学习到的德性不单会使得其生活成为可能,且更加美丽。换言之,我期望亚洲的教会,以及其他地方的教会,必须着重基督徒德性的塑造,这些德性能够帮助我们在这个遭受战争破坏的世界和平的生活。”他指出,“当然,在这个遭受战争破坏的世界和平的生活”,并不意指基督徒可以避免社会参与。

他引用苏联政治学家伊格纳季耶夫的观察,即穷人使用的话语和精英使用的话语往往不同,但穷人认为普通的德性诸如信任、忍耐、宽恕、和解与抗逆力(resilience)反而使得和平在缺乏共通性的人与人之间成为可能。伊格纳季耶夫解释之所以称这些德性为普通德性,是因为这些德性主要实践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

伊格纳季耶夫由此总结,要求全球伦理应用到所有人是难以想象和不切实,这不是说普通人缺乏反省,其实普通人非常关注这个世界的不公义,但他们/她们的道德反省不是诉诸于康德式的哲学家所主张的普遍性。反之,普通人的伦理思考在于其所思能否为其自身和其群体的真实性提供帮助。

最后,侯活士说:“伊格纳季耶夫不是一位基督徒作家,但他的立场值得我们尊重。 亚洲教会面临莫大的挑战。教会在中国、韩国和日本已经有数世纪的历史了,但在许多方面仍然处于早期阶段。上帝知道我们盼望圣经将使用亚洲的教会来复兴教会。我们相信圣灵的工作是必须的,因为教会会面临试探想透过一些方法手段保护其存在,而这些方法与福音是对立的。但是,我们拥有的普通德性可以塑造、再塑造我们的生命,以致于我们能够有耐心见证耶稣,而耶稣就是上帝的耐心。”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3 14:53:22 发表
基督教伦理学家侯活士:亚洲的教会不应走西方建制化基督教的老路,而应重视普通德性见证耶稣

5月29日,当代著名神学家侯活士(Stanley Hauerwas)在日本著名基督教主义学校同志社大学进行了一场题为《在亚洲的教会:一种巴特式的默想》的公开讲座,并与分别来自日本、韩国和中国的三位神学教授就亚洲教会目前所面对的一些现实和伦理问题进行讨论。

此次公开讲座是5月28日至6月2日在日本京都举行的第五届东北亚和好论坛日程中的一部分。该论坛是由美国杜克神学院和倡导和平主义的基督教门诺会共同发起的。

侯活士作为本次论坛的主讲嘉宾,从神学伦理的角度谈及“和好”的神学基础。侯活士曾常年担任杜克神学院和杜克法学院的教授,现在虽然已经退休,但仍然授课。他在2001年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美国最佳神学家”,他被誉为是20世纪末最具影响力的基督教伦理学家,其以叙述神学的角度论对基督徒德性与伦理等探讨的理论常常被宗教伦理学领域之外的学者引用和讨论,包括政治哲学、社会学、历史学和文学理论。

侯活士的著作《 A Community of Character: Toward a Constructive Christian Social Ethic.》被选为20世纪宗教领域最具应有力的100本书籍之一。近年来随着他的两本代表作《和平的国度》和《异乡客》被翻译成中文,他的建基于圣经故事叙事的神学思考也开始影响汉语神学界,给读者开启了一个新的视野。

在亚洲的教会——一种巴特式的默想
——“我以无权威者来到你们当中”
在讲座开始,侯活士坦率而谦卑得说:“我以无权威者来到你们当中。至少我没有这种权威,就是认为比你们知道的多以至于能够对你们说一些有用的话。我对亚洲教会面对的挑战所知甚少,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无知。而你们当中的多数人对于你们所服事教会的神学洞察比我更多。”

而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并谈论这个主题,是因为此次的主办方看到亚洲一些国家的读者“不但阅读而且认同我的作品”,他也有幸曾在日本教会讲道和进行了一定的观察,因此希望他来就此主题分享他的一些看法和观点。

对于亚洲教会,侯活士认为他并不了解太多,但“至少有一点我很肯定,就是亚洲教会面对的挑战告诉我,亚洲基督教的优势在于它从来不是在社会、政治和经济中建构的基督教”,因此必须要恢复基督徒对上帝的见证,而这位上帝并非如当今西方欧美的情况,比如在美国谈到基督教要和支持或反对共和党、民主党这些直接挂钩了,但其实“上帝并不一定投票民主党”。

因此,他认为,“作为神学家,我的作品强调西方基督徒恢复见证基督神性(Lordship)的重要性,而基督的神性是建构在三位一体的宏大故事中的。但是,许多自认为熟知基督教的美国基督徒却几乎不能让其社会听见这福音的激进性(radical)特征。”

西方基督教建制化之路的历史原因及局限性
候活士表示,自己的神学是尝试解释摆在社会建构的西方教会面前的挑战——“在没落的基督教王国之阴影中,教会如何恢复强有力的神学声音,这声音不是揭示言说的脆弱性,而是具体地言说上帝”。

他曾提出恢复这声音需要美国基督徒认识到他们/她们不再掌控社会和政治秩序, 因这秩序建构了他们/她们作为基督徒和美国人(或者欧洲人)的身份,而未作区分,虽然这样的建议让他被冠以教派主义者(sectarian)、信仰主义者(fideistic)与部落主义者(tribalist)的批评。

虽然陆续有西方的神学家强调,从之前的基督教国(Christendom)的时代走出来,走非建制的基督教之路,但目前并未实现。反而基督教国家式的建制化基督教仍旧是很多人的认知主流,比如对美国人来说,“让美国再次伟大”这样的声音意味着要恢复的国家是一个(白人至上)基督教的美国,而在候活士看来,其实这样所谓的“基督教化的美国可能从来就不能存在过”。但认知主流上仍然提到美国就认为是基督教国家,或提及是西方就是基督教国家,但希腊和柏拉图其实来自于东方,所以这样的概念和认知经不起推敲。

这种在西方的基督教国家式的建制基督教形成,和历史环境有关。候活士引用凯耶(Bruce Kaye)的著作《英语世界基督教王国的兴衰:神权政体、基督论、秩序与权力》(The Rise and Fall of English Christendom: Theocracy, Christology, Order and Power)中的分析, 认为第一代基督徒必须面对如何将信仰传递下去的难题,这意味着他们/她们必须寻求可行之方法来实现。于是,不同类别的基督教组织逐渐在这个过程中形成,而“基督教国”(Christendom)是其中一种的实践形式。

“尽管我被定义为反对基督教国家观念的神学家,但我亦同意:没有这种实质性创新的产物(基督教组织),则可能没有没有基督教,正如凯耶的解释,这些基督教组织实际上也体现了基督徒的实践。并且,这些基督教组织建构之目的是为了正确效法既定的传统而避免被本土化。”候活士说。

与此同时,基督教本土化带来教会实践和形式的多样化,但为解决让不同的教会连接在一起并宣称同属于基督教,于是尝试透过政府或法律的权威来促进教会的合一,这称之为“基督教国家策略”,而处于这种“权力架构或者政体中的教会可能参与政治权力从而使用暴力来确保其信仰方式”,“这种以暴力方式来确保基督教国家的策略可以是不易察觉的,也可以是公然暴力的”,而这种建制的基督教会失去认识自己的能力。

候活士同意当今最具洞察力的神学家之一的利法特(Peter Leithart)在他的新书《新教主义的结束:在破碎教会中寻求合一》(The End of Protestantism: Pursuing Unity in a Fragmented
Church)中的观察:美国新教建制(Protestant establishment)正在分崩瓦解, 结果依附于该建制的美国公民宗教也在面临瓦解。利法特希望这种状况将为“改革的大公主义”(Reformational Catholicism)带来可能。

所谓“改革的大公主义”,它一方面保持了神学上对宗教改革的强调,另一方面恢复了教会的大公性特征。利法特认为后者最值得追求,对此他要求每个新教教会恢复每周领受圣餐。当然,利法特并不意指由此基督徒的生活就变容易了,他说:“当耶稣每周来到圣餐桌前,事情就发生了,都是奇怪的事情在发生。教会可能分裂,纷争四起。牧师和其他带领人必须寻求和解,缝合裂隙。”但是,利法特相信圣灵的工作可以帮助教会成为自由的教会。

——亚洲教会面对的挑战是如何保持本土教会的独特性并且不影响合一
候活士讨论了美国新教所面临的再次建制化的诱惑,他认为,“如果我对亚洲教会的认识无误,那么我想在亚洲的的教会并不受上述影响, 因为其不可能实施基督教国家策略。”虽然在韩国的、日本的教会、中国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等有许多不同之处,以“在亚洲的教会”称呼有些笼统,“不过,就一般意义而言,我想在亚洲的教会不会处于这样一种危险中,即尝试透过政府组织来建构教会,又或者以非暴力的社会组织——比如建制的教育机构——来建构教会。”

但他提醒说,亚洲教会仍需要提防这样的试探。“尽管如此,亚洲教会难免亦会设想教会在迥异的文化中制度化,以确保教会的延续性。可是,教会为什么不尝试按照福音起初被传开的方式将其传递下去呢?因为亚洲教会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他回顾,非洲裔美国人基督信仰的延续,而他们/她们是在奴隶制度时期接受福音的;同样亚洲基督徒没有因为西方宣教士的坏行为而否认福音,“这些来自基督教国家的西方宣教士发现,透过见证福音,基督教同样能够兴旺发展于自由教会之中。”他引用达娜-罗伯特(Dana Robert)的解释:宣教史上有趣的议题不是关于基督教信仰如何被置身于不同文化的人们拒绝,而是这些人如何广泛地接受了信仰;基督教逐渐在世俗批评和反殖民主义中的消亡,结果证明这不是世界基督教的结束,而是“欧洲基督教的死亡嘎声”(death rattle)。

但侯活士仍提醒说,“尽管如此,俗话说旧习难改,这不免亦让我担心亚洲教会是否可以避免西方宣教士所犯的错误,也就是宣教士所展示的基督教不能脱离其国家主义的起源。”

侯活士认为,在亚洲的教会“面对的挑战是如何保持本土教会的独特性,换言之,在亚洲的韩国教会,日本教会,中国教会,或者其他教会各有特色,但这不影响彼此之间的合一性。这种合一至少表现在基督徒不愿意因为韩国人、日本人或者中国人的身份彼此残杀。亚洲基督徒面对的重要挑战之一是,如何应对不同国家地区正在崛起的国家主义。而且,历史的伤痕依然存在,这伤痕不能因为‘简单的忘记过去’而愈合。治愈这伤痕要求  基督徒心存盼望,在敬拜和共同的事工中发现这些不曾认识的朋友。再者,在圣灵里彼此联结,这亦是摆在亚洲教会面前的莫大挑战和机会。而拒绝彼此杀害则是基督徒共同故事的重要基础。”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3 14:44:11 发表
从耶稣面对大祭司长的态度 再思为何不少基督徒排斥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开始停滞负增长的结论

背景资料:
有文章谈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该结论立刻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

——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
部分学者关于中国基督教现状的调研数据出来之后,基督徒做出了各种反应,依然是反对者众,认真反思对待者寡。

这些反对的理由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这些对基督教研究的学者不是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数据不能反应真实情况;更有基督徒揣测他们对基督教的敌意;有的基督徒认为有些学者曾经批评过基督教,因此他们的研究也是不足为信;还有基督徒认为举行这次论坛的地点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因此在这种地方举办的会议,他们对基督教的评价必然有失公允,带有强烈的预设色彩。部分基督徒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学者把关于论坛数据的文章转发到基督徒群里,马上被踢出。

按照这些基督徒的意思,只有基督徒学者和为基督教讲好话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才能反映基督教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为基督教唱赞歌的非基督徒学者,他们的研究才是对基督教的同情,至于那些得出与基督徒感觉不同的数据的学者则是不可理喻的。

基督信仰贵在真实,每个教会每周的讲道分享也都被认为是分享真理,不论真实还是真理,在这次部分基督徒的反应中,我都看不出这个“真”字。他们捍卫自己信仰的心理难能可贵,但是为了捍卫而抛弃真诚的态度却不足取。

面对数据,真正提出反思,真正去思考数据来源的信徒真是少之又少。这和耶稣的教导真是大相径庭。

福音书中耶稣教导的是实事求是,客观看到问题,耶稣也是以身作则的。

《马太福音》中记载耶稣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不可指着天和地以及耶路撒冷起誓,“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 神的座位; 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译: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 5:34-37 和合本)

在事实面前,我们任何的起誓都没有意义,起誓不过是让人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罢了,如果你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么起誓还有必要吗?你指着天和地起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天和地并不能少什么或者多什么。所以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诚实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在部分信徒中,却不喜欢诚实,他们喜欢虚荣,正如西庇太的母亲向耶稣乞求让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耶稣的左边和右边一样,他们希望基督教在中国的辉煌,在人面前的面子,而把耶稣说的十字架给抛到一边。因此他们喜欢给人说自己的教会有多少多少人,每年有多少新人归信主,实际上他的教会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每年也没有增加人数。正如耶稣对西庇太的母亲说的:”你看到了将来的荣耀,却忘记了我将要背负的十字架路程。”

诚如那些喜欢要大数据的基督徒,对那些提供小数据的人加以排斥和抵制,但是却忘记了耶稣关于诚实的教导。因此对自己有利的是就说是,对自己不利的“是”就说“否”。
耶稣被抓了,兵丁们把他带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问话,耶稣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翰福音 18:20-21和合本)耶稣说的是实事求是,没有撒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大光明,没有做在隐秘处。但是兵丁却认为耶稣的不卑不吭是对祭司的大不敬,因此动手打他。于是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翰福音 18:23和合本)

如果说的不是,就指出他的不是,为什么要“打人”呢?如果那些非基督徒学者做的关于基督教现状的报告有不是的地方就指出其不是,如果他们做的研究是真实反映现状的,那么为什么要无故揣测人家的恶意呢?这不相当于那些大祭司对待耶稣的态度吗?

我们忘记了耶稣说过的话,“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却总喜欢站在大祭司的角度,让这些学者对基督教毕恭毕敬,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

耶稣被钉十字架,与他同钉的有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讽刺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加福音 23:39 和合本)另一个强盗不赞同他的话,说道:“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 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路加福音 23:40-41 和合本)耶稣在十字架上给这个强盗祝福,“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 23:43 和合本),耶稣为什么祝福他呢,因为他信了耶稣并悔改了,他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的话就不可信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强盗,他就不是真的信耶稣?耶稣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强盗而不相信他,而是祝福他,并亲口对他说,此刻他已经与耶稣同在乐园里了。

那么是不是因为举办论坛的地点,就让论坛上部分学者的研究失去效力呢?是不是讲真话还要看地点?听人说话还要看这个人的身份?那么耶稣选门徒,耶稣呼召人,是否要先统计那些人的工作和宗教背景呢?

部分基督徒很多时候不是看事件本身,而是预先设定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说基督教不好的,说基督教停滞的都是不对的。然后去找各种理由。

那么耶稣的教导的真理不见了,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教导忘记了,反而往往一些信徒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因为你是错的,所以你是错的。

我们还是回到耶稣的教导这个起点上,重新反思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怎么见证上帝的真理之道,怎么向世人展示耶稣的教导,让世人知道信耶稣的人是诚实的。

为世人树立一个符合耶稣教导的基督徒形象,才是我们当下应该做的。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3 13:19:06 发表
梦想就是来中国,中国梦!来看看这个全世界仰赖的具有超凡绝伦智慧的中国,没有穷人,没有吸毒者的中国,实践教会社会训导最好的中国!
 
回复  支持[0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3 13:07:40 发表
在西班牙,所有22名球员在入场之前都会在胸口画十字祈祷。如果真的有用,那所有比赛都会以平局告终。——克鲁伊夫
 
回复  支持[0反对[3]
本站网友 蓝色安日洛
2018-11-03 11:28:06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最近报道了一会一团的领导视察中国的东西南北,但有一点让人费解,是全国爱鬼会的主席和秘书长率领各地红色主教调研,反省和检讨。难道主教团已经被埋入坟墓了,还是被圣座绝罚了。要绝罚,应该先罚爱鬼会呀,当然主教团也逃不出圣座的手掌心,理应受到普世教会的唾弃和诅咒。

被驴踢过脑袋,最好上医院治疗哦。

未来中国天主教团将是二岸三地为架构,祂的雏形已经不容置疑哦。

好好去学习甘保禄神父最新文章,你将会收益的。

不要整天的胡思乱想。
 
回复  支持[0反对[1]
本站网友 蓝色安日洛
2018-11-03 11:24:18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希望教宗不要来中国,时机不成熟呀。等中国教会不再争吵谁对谁错,不再分公开和地下,不再辱骂圣座,不再拆毁十字架和圣母山,不再限制十八岁以下孩童进堂。。。我们为普世教会的合一祈祷,也特别为中国教友们的彼此接纳祈祷,啊们。

问题是现在中国天主教教会还有分地上和地下吗?

有些概念性的文献你们这群“忠贞”们要审题清楚!原则性概念搞混了,那么放心性还能对吗!

你也不要阿门了,听上去瘆得慌哦。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3 03:52:58 发表
最近报道了一会一团的领导视察中国的东西南北,但有一点让人费解,是全国爱鬼会的主席和秘书长率领各地红色主教调研,反省和检讨。难道主教团已经被埋入坟墓了,还是被圣座绝罚了。要绝罚,应该先罚爱鬼会呀,当然主教团也逃不出圣座的手掌心,理应受到普世教会的唾弃和诅咒。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02 23:36:41 发表
希望教宗不要来中国,时机不成熟呀。等中国教会不再争吵谁对谁错,不再分公开和地下,不再辱骂圣座,不再拆毁十字架和圣母山,不再限制十八岁以下孩童进堂。。。我们为普世教会的合一祈祷,也特别为中国教友们的彼此接纳祈祷,啊们。
 
回复  支持[4反对[0]
本站网友 蓝色安日洛
2018-11-02 21:12:45 发表
好呀!

很明显,投石问路哦!

看来中梵建交2019还是期望的嘛。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paolo
2018-10-31 19:44:39 发表
东亚古老的文明会重塑天主教
 
回复  支持[0反对[0]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