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大陆地下教友悲“血白流了”港媒采访弥撒遭公安“送客”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86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17 18:57:26 发表
血白流了?给谁流的?给天主流的想在人那里得到什么?给人流的,那就是白给!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8 22:48:17 发表
读经一(我所宣讲的福音,并不是由人而来的,而是由耶稣基督的启示得来的。)
恭读圣保禄宗徒致迦拉达人书 1:6-12

弟兄们:我真奇怪,你们竟这样快离开了那以基督的恩宠召叫你们的天主,而归向了另一福音;其实,并没有别的福音,只是有一些人扰乱你们,企图改变基督的福音而已。但是,无论谁,即使是我们,或是从天上降下的一位天使,若给你们宣讲的福音,与我们给你们所宣讲的福音不同,当受诅咒。我们以前说过,如今我再说:谁若给你们宣讲福音与你们所接受的不同,当受诅咒。那麼,我如今是讨人的喜爱,或是讨天主的喜爱呢?难道我是寻求人的欢心吗?如果我还求人的欢心,我就不是基督的仆役。弟兄们,我告诉你们:我所宣讲的福音,并不是由人而来的,因为我不是由人得来的,也不是由人学来的,而是由耶稣基督的启示得来的。


比约十二教宗通谕《致中华人民》通谕

对于教会的自治

在上次的公函里,我们已经说过,另外在最近的时期内,宗座极力设计,使你们尊贵民族的本籍司铎和主教,数目日见加多,栽培日益完善。即如我们遗择在人的前任教宗教宗比约第十一世,曾亲自在圣伯多禄大殿,祝圣从你们民族中所选的第一任六位主教。我们本人所最操心的,也是使教会在你们国内日益发达,日益稳固,因是我们欣然钦定了中国教会的圣统制;且在有史以来,第一次给你们一位同胞,授以枢机的荣爵。我们尚且举心向天主,恳切地呼求祝祷,巴不得早有一天,你们广大的国家里,主教神父,都是你们的本籍同胞;他们的数目,已够治理中国的教会,不再需要外籍传教士,相助传教。

可是在真理上,和在良心的职责上,我们不能不告诉你们该注意的几点。

第一,外籍传教士,离乡背井,来到你们国内,用自己的血汗,耕种天主的园地,他们不是为着现世利益的动机,他们所要求和所希望的,只在以基督的大道,光照你们的民族, 以基督的伦理,造就他们,以基督的爱德,帮助他们。

第二,即使到了你们本籍圣职员数目加多的一天,不再需要外籍传教士的助力,公教在你们国内,也不能以于今所说的“自治”而治,因为就是在那一天,你们的教会,若愿作为救世主以天主的权威所创立的教会的一份子,也该在一切关于教义和伦理上,完全服属耶稣在世的代权罗马教宗,与教宗紧相结合。

而且还该注意,所谓教义和伦理,包括教会的生存和事业的整体:即是教会的统制,行政,规律;因为这一切,都绝对听从创立者耶稣基督的意旨。

根据耶稣的意旨,信徒分成两极:即圣职人员和普通信友。又根据耶稣的意旨,教会立有两种神权;即圣品权和统治权:而且按着耶稣所定的,为有圣品权,应领有圣品。(圣品分主教品,司铎品和助祭品)。至于统治权,教宗所有者,直接来自耶稣所定的神律;主教所有者,来自神律,然间接由继圣伯多禄的教宗而赋予。

因此,不单是普通信友,即全球的主教,也应该常常服属于教宗,听从命令,团结一致。

最后,按着耶稣的规定,民众和政府,不能侵犯教会圣统制的权利,干涉圣统制的行政。

对于教会的自立另有一点,大家该当注意。可敬的神昆们和可爱的神子们,你们都很明了我们的心情,我们很希望中国的教会,早日能够自给自足,中国的信友,可以供给教会的需要。但是你们也知道的清楚,各国为传教所收的捐款,发之于信友的爱德;因为凡是受了耶稣圣血救赎的人,彼此都互相团结,如同兄弟;而且因着爱慕天主的热情,大家竭力,使我们救世主的神国,广传普世,因此,信友们的捐款,不是为着政治或现世的利益;信友捐款的唯一动机,即为履行实践耶稣的训言。

耶稣曾训令信徒们彼此相爱,以爱德为信徒的标志,这样,各时代的公教信友,都心悦诚服地互相捐助,如同圣保禄已说过当时马其顿和亚加亚的信友们,自动地捐送救济费给:”耶路撒冷圣徒中的穷人“。

而且圣保禄宗徒也劝哥林多和加拉太的神子们,同样地举行捐助。

对于教会的自传


此外,你们国内还有人,除上面所说的,在教务上和在经济上,主张你们的教会,完全无所从属,他们又主张在宗教教理和教育和宣讲上,也要独立。

当然,我们并不否认,讲习宗教教理的方式,随地而异,在中国应尽其可能,以求适合中国人民的民情和性格,就合中国的遗传和风俗。这种宣讲方式,若运用得法,在你们国内,收效必丰。

但是耶稣基督以天主权威所教的福音,人们有什么名分,可以各按各自的民族性,任意的解释呢?这种事连想也都算是胡想!宣传和讲习福音的使命,天赋之于主教们。他们乃是宗徒的继任人,又赋之于司铎们;他们乃是主教们的助手。

因为这种福音,开始宣讲和讲习的人,是耶稣和宗徒们;历代保全这种福音,不染瑕疵的,则是罗马教宗和全球服膺圣座的主教们。教会的司牧们,因此并不是福音的作者和编者,他们不过是法定的保管人,是天主所选的宣传者。

这样,我们本人,连同主教们一齐,不但可以,而且还应该用耶稣的话说”我的道理不是我的道理,是遣派我着者的道理。“

对于各代的主教们,则可常给他们那句圣保禄宗徒的训言:“呵,弟茂德,你当谨守我的付托,凡支离忘本的空谈,似是而非的诡辩,都该深恶痛绝。”

又可以用圣保禄的另一训言:“依恃寓居我们心内的圣神,你应谨守宝贵的付托。”我们并不是充当教授,教授人们脑海里所想出的思想,我们乃是按着良心的职责,接受实践耶稣所讲的真道。这种真道,耶稣曾严重地训令宗徒们和他们的继任人,宣传讲习。

那么,谁是耶稣真教的主教或司铎,便该多次默想圣保禄宗徒对自己宣讲福音所说的话:“兄弟们,我明白告诉你们,我所讲的福音,不是来自人世,我既没有向人受教而得,又没有力学而知,乃完全由于耶稣的启示。”既然我们坚信这种教义为天主的启示,而且仗恃天主圣神的扶助,我们誓志保全这种教义的完整,我们便借用圣保禄宗徒的话:“假使就是我们本人,或是甚而从天降来一位天使,给你们宣讲一种异于我们以前教给你们的福音,那便该受人屏弃。


【所以方济各教宗已经是该受诅咒的异端人了。他接纳爱国会主教并邀请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裂教邪路的主教共祭等于承认爱国会。这明显异于比约十二教宗的道理,也就是异于保禄所传的福音。】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8 22:47:39 发表
玛利娜修女-为二十世纪牺牲者


厄瓜多尔的圣方济各基多,安放了玛利娜.耶稣.陶丽诗 (1563-1635) 没有腐朽的遗体。这位杰出的修女,使人想起她在1582年及1589年两次经历的死亡。

1582年的一天,玛利娜修女在圣体前祈祷;她清楚地听到声响,看到整个教会被似烟尘的黑暗所笼罩,举头一望,见到主祭台被光照,圣体龛打开,耶稣出现,表情痛苦,犹如祂在加耳瓦略山上与圣母、若望宗徒和玛利亚.玛大肋纳一起时一样。

玛利娜修女看到童贞圣母流着泪,于是问圣母说:「圣母,我是否让妳伤心了?」圣母回答说:「不是你,是那罪恶的世界。」目睹痛苦中的基督,玛利娜修女同时听到永生圣父的声音,说:「这惩罚是为二十世纪的。」她又看到基督头上出现了三把利剑,每把利剑写上:「我将惩罚异端」 、「我将惩罚亵渎」、「我将惩罚不洁」。

圣母问玛利娜修女:「我的女儿,你愿意为这时代的人牺牲你自己吗?」玛利娜修女表示「愿意」。即时,那三把利剑离开痛苦的基督,却埋进玛利娜修女心窝,顿时她感到自己在剧痛难当中死去。

玛利娜修女发觉她在天主审判台前。同会的修女们,正为她的性命祈祷。吾主向玛利娜修女递上了两个花冠:一个是美绝不朽光荣的花冠,另一个是长有荆棘的百合花花冠。玛利娜修女明白如果她选择光荣的花冠,她会立刻处于天堂的光辉中;如果她选择另一个花冠,她会回到世上,继续忍受世苦。

当她正在选择中挣扎时,圣母趋前向她说:「我的女儿,我选择了离开天堂的光荣,来到世上为保护我的儿女。我渴望你能效法我,返回生命,因为无玷修会极需要你的生命。」圣母续说:「二十世纪的殖民地是有祸的!厄瓜多尔已如此有罪,若没有灵魂以他们的奉献及牺牲的生活来赔补神圣的公义,天火就会降临,以焚烧它的居民和净化基多的泥土。直到时间终结,其中一位牺牲的灵魂会居住在这修院,将效法你来赔补神圣的公义。」

玛利娜修女选择了第二个花冠,返回世上受苦。其他修女及方济会会士回复生命,都非常雀跃。后来,玛利娜修女以更大的热诚去遵守隐修会生活,被指派管理修院财务和圣咏团,并当修院的初学师。

1588年9月17日晚上,玛利娜修女在祈祷中,身体突然剧烈颤抖,耶稣的圣伤,出现在她的手、脚和肋旁。之后,她感到极度虚弱,而且灵魂经验到黑暗之夜。灵魂经过几个月遭到魔鬼的折磨,被诱于绝望。玛利娜修女向圣母呼求,终于得到解救。

不过,她的身体持续虚弱,玛利娜修女终于在苦难日下午三时三十分死去。她的遗体放在圣咏棚的下层供人瞻仰,并定在复活瞻礼二(星期一)举行殡葬。复活节当天早上四时,修女们到圣咏棚上层祈祷时,赫然见到玛利娜修女正在那里祈祷,众人吓得四散奔逃。

玛利娜修女向院长和告解神师解释,在她第二次死亡,在奥妙的炼狱受了苦,直到复活节的上午三时------基督复活的时刻。

玛利娜修女之后继续渡她的祈祷和奉献生活,到1635年逝世。


【基督头上出现了三把利剑,每把利剑写上:「我将惩罚异端」 、「我将惩罚亵渎」、「我将惩罚不洁」。】

方济各教宗就是异端,亵渎圣体圣血,使不洁充满天主的殿宇。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8 17:50:09 发表
教宗在哭这些红色主教的罪恶,教会原谅他们,不等于让他们胡作非为,是鼓励他们和普世的完整合一,也是警示全世界的教会,中国还有这七位红色主教。希望他们借此良机,谦卑做人,改头换面。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8 08:11:49 发表
“绝望”:面对中梵对话地下教会的感受

罗马(亚洲新闻)—在中国地下天主教会团体中普遍存在着“绝望”和“挫折”的感受,甚至“愤怒”。地下团体是那些以中国宪法保障的宗教自由的名义拒绝一切政府控制的团体,无论是针对个人还是宗教活动场所、宗教活动、(宗教)教育、书籍出版和阅读的控制。特别是拒绝在爱国会登记注册,这一组织是政府强加的,其章程是要建立独立于圣座的民族教会,这是违背天主教信仰的。

            一些司铎认为,是“绝望”才迫使地下教会的董关华神父非法祝圣为主教的,并散布他就职消息、还公布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表示愿意未经圣座批准祝圣其他主教。

            这起事件的前前后后十分模糊不清(董神父本人的神智问题;究竟谁祝圣了他、什么时候祝圣的种种疑问;问题是谁才是这一切背后的真正主使:是地下教会还是政府的间谍为了羞辱全体地下教友)。但问题是,地下教会的教友们因为圣座“遗忘”了他们而备有挫折感。网络上对这起事件的许多评论,充分验证了这一点。

            他们中的一些人指出,至少二十年来,一些地下主教去世后,梵蒂冈没有任命任何接班人。最多只是指定一名司铎任宗座署理。在教友的眼中,此类决定意味着对他们的团体和教区做出了死刑判决。由此而产生了“绝望”。更有甚者,同时他们看到梵蒂冈批准了在爱国会登记注册的主教候选人。尽管本笃十六世教宗和方济各教宗都指爱国会“与天主教训导无法调和”。

            近几个星期以来盛传的中国与圣座“即将”达成协议、“即将”撤销对八名官方教会非法主教(有些人还有老婆孩子)绝罚并恢复他们身份的消息等,进一步加剧了地下团体的痛苦,一些人指责梵蒂冈采用“双重标准和双重尺度”:安抚官方教会的主教和司铎;冷对,甚至边缘化非官方的主教和司铎。

            中国中部地区一名年轻的地下教会司铎指出,许多到罗马朝圣的官方教会团体,圣座国务院立即会为他们找到见教宗的机会、甚至拍摄团体照。例如,十月五日在圣伯多禄广场上,一百多名苏州(江苏省)教区的教友和他们的主教徐宏根一起与教宗合影(见照片)。事实上,徐宏根是一位伟大的主教,政府和圣座都承认的。但是,如果没有爱国会的事先批准,一名牧人事实上是不可能与教宗一起拍照的。这样的宣传令那些要求见教宗、却被赶回去的地下教会教友们被挫折感煎熬着。一名司铎曾经为河南教区一位晋牧二十五周年——常常十分困难,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下、不断遭到软禁——的主教申请了几个月的教宗降福,无果而终。这名司铎表示,“我的主教经受了迫害;多年来,为了捍卫信仰、因为对教宗的忠贞经受了巨大困难。现在,他需要得到支持、得到一个鼓励的标志,他们不给。这令我们感到十分孤独”。

            “感到孤独”、“被抛弃”、“被遗忘”是从黑龙江到新疆、从内蒙到广东的非官方教友们不断重复出现的感觉。

            诚然,梵蒂冈试图让教宗访问中国、达成主教任命问题协议、(未来)建立外交关系的努力中,十分谨慎小心,不要引起中国的批评以至于被用作指责其“披着宗教外衣干预中国内政”,甚至称其支持那些从事非法活动的人,也就是被北京视为“犯罪”的行为。 此外,几乎是为了避免与北京发生各种摩擦,梵蒂冈决定不听香港退休主教、捍卫中国宗教自由斗士、地下教会“发言人”陈日君枢机的。包括交给韩大辉主教的使命,被派到关岛几个月,实际上是远离了中梵对话谈判桌。他和陈枢机一样同为慈幼会士、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秘书长,是教廷领导层内的唯一华人。

            问题是,这个教会经历了几十年的迫害中,为普世教会奉献了无数殉道者、服从教宗、拒绝背叛教宗、为了不在爱国会注册而遭受了监狱和酷刑。现在,随着可能协议的“即将”达成,似乎属于爱国会成了一种价值或者是在道义上而言无所谓的、或者是要接受的一个条件。

            值得一提的是,地下教会的主教们很愿意在政府部门登记、在宗教事务局登记,但不在爱国会。因为爱国会与“天主教教义是无法调和的”。而政府——河南、安徽、陕西……——事实上强迫他们在爱国会登记。即便是承诺只让主教们在政府登记时,也会自动发给他们一个爱国会的证件。

            属于爱国会与否是一个关键问题。这一组织不仅仅对主教、司铎、教友进行令人窒息的压制,肆无忌惮的强行干预主教任命、司铎职务分配、评估青年圣召。还公然将主教强行带离教区几个月、令他们无法履行牧职、“被度假”、洗脑。恰恰是一位在爱国会任要职的官方教会的主教坦诚,“我们都是玩偶,我们只是做人家让我们做的”。为此,如果梵蒂冈能在主教任命问题上与北京达成协议、就司铎注册做出指示,许多地下团体已经明确表示他们不会服从。这一切不是“不服从教宗”,就像某些评论家们不合时宜的评判,而是挽救福音自由的极端尝试,使福音自由不至于被那些与信仰没有丝毫关系的国家和政治机构吞噬。

           在北京与圣座可能达成的协议中,圣座不会就归属于爱国会与否做出任何指示,让主教和司铎根据他们自己能够得到的宗教自由情况而定。由此,地下教会的教友们会继续他们充满危险和可能入狱的生活,但不屈服于爱国会。

            但是,这将是梵蒂冈的失败,至少是暂时的:在十分渴望的与中国首次对话中,未能为全体教友赢得最低限度的自由空间,把官方和地下两个团体之间真正的、和平的和解推迟到未来。

            同时也是中国政府的失败,会不断被其神经质的控制欲所煎熬。一些观察家指出,连日来“协议即将”达成的许多消息恰恰是所谓北京“软实力”的结果,由此威胁台湾、在地下团体中造成焦虑不安、迫使梵蒂冈签署一个铲除地下教会经历的草率协议,把中国教会都交在政府及其控制的手中。

            这双重的“失败”绝非是没有痛苦的:他们导致了官方和地下教会教友中普遍对政府和梵蒂冈丧失了信心;可能会面临一个政治意味协议的危险,教友们躲避在更加私人的方式中度信仰生活。

        但这种情况也是帮助中国教会的契机,不是用政治对话,而是加强整个基督信仰团体的共融、友谊、合作的关系,特别是教育。外交协议可以等待。

            我与二OO六年去世的英雄主教李笃安的最后一次对话中,他说“没有必要去寻求不惜一切代价的政府和圣座外交关系。只有北京完全保障教会宗教自由的时候,那么,我们才能建立外交关系。与此同时,让我们关心建设教会和中国社会的福传”。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4 21:15:05 发表
地下怎么流血了,流多了早死了
 
回复  支持[0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3 09:10:37 发表
大陆忠贞殉道者的血让方济各教宗践踏,送给邪魔喝,他带领全球教会共饮邪魔之杯!他在殉道者的血中参进了魔鬼的粪便,牠们侮辱殉道者,往殉道者的血中撒尿。方济各教宗往跟随殉道者道路的天主子民头上拉屎!
 
回复  支持[3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2 15:49:47 发表
教会弄到今天真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2 09:34:21 发表
五、无耻的谎言与背叛

更让我们痛心的是,这些可敬的,伟大的,忠贞的灵魂,未获得现在梵蒂冈的肯定与嘉奖,反而遭遇到茹达斯一样的背叛和出卖。

梵蒂冈内自由派的主教们推翻了一切,否定了一切。将这些对天主和教会忠心耿耿的人,作为丑陋交易的筹码,并出卖了他们。还联合教会的死敌,逼迫他们让位给那些被众人唾弃的恶表,作为广大公教徒的榜样!

这些无耻的自由派主教们,如同茹达斯出卖耶稣一样出卖了天主的忠仆,他 们朝天主忠仆的背后捅了一刀!!!
出卖天主的忠仆是有祸的!可他们偏偏居然还有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

他们说:妥协就能保证Sinae有主教,使圣教会不致在Sinae灭亡。 承认非法恶表,可以让更多人变得合法。 要牺牲小我,完成大我,这不是交易,是为了教会的利益。

本人在此请问——他们身在罗马,难道不知道圣教会的历史,不知道自己脚下几乎每寸土地上都有公教徒的鲜血?

公元三百零三年,戴克里先(Diocletian)皇帝又发出敕令,开始了古罗马帝国发动的最大一场 屠杀,无数公教信徒们被集体屠杀。

请问古罗马帝国对公教徒屠杀了三百多年,无数圣人们殉道,圣教会灭亡了吗?

正如教父德尔都良说:殉道者的鲜血,是信仰的种子。

又如殉道者圣犹斯定所说:人家越是难为我们,迫害我们,而信仰耶稣的人,也越是众多,也越是热诚,这好比葡萄树,那受到修剪的树枝,结果愈多,而从此新生 的树枝,也越多越繁荣;同样,我们信友,也是如此。

由此可见,梵蒂冈内自由派的主教们的所谓“理由”,在圣教会历史面前,在无数殉道者的英灵面前,是如此不堪一击,他们的谎言是如此的丑恶!


众所周知,越南模式是由圣教会自己主动提出合适的主教人选,与世俗王权谈判妥协后,再由教宗认可。如此一来,并不违反教会传统信理与法典。有信德的司铎们都 获得了晋牧的机会,他们成为主教后将成为众人的榜样。假使签署的条约是此模 式,本人也是积极表示支持。

可Sinae模式却几乎颠倒过来了。居然是将主教人选的提名权交予了无神论。以往忠 贞的主教们,会向教宗推荐那些有信德的司铎们作为他们的继任者,但此权力居然 被强行剥夺了。

换句话说,如果今后Sinae司铎要晋牧,必须先服从无神论,再服从教会,服从天 主。否则连提名的机会都没有。如此这般,岂不是怂恿天主的司铎们堕落,去屈服于反教会的无神论?

或许有些人会说,教宗仍然拥有否决权。暂且不谈教会信理与法典,就算教宗否决 不当人选又当如何?提名权永远都是在无神论手中,换来换去,始终都是屈服于无神论的人,或是对无神论态度暧昧的人。如果教宗都不同意,双方僵持不下,教区主教之座将长期空置,教区分崩离析,无神论还是最后的赢家。

此次的不平等条约开启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先例。自十世纪以来,圣教会就一直在与世俗王权抗衡,反对世俗王权干涉教会。可今天,梵蒂冈居然主动对世俗王权妥协,还是和无神论妥协。这给今后其他世俗王权干涉教会事务创造了一个完美的借 口。

最可怕的是,今天一位屈服于无神论的司铎变成了主教,明天可能就会出现一位无神论操控的枢机,后天可能就会出现一位效忠于无神论的教宗,圣伯多禄之座将会被撒旦颠覆,他的继承人将会变成撒旦的仆从。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实事求是。如此简单、低级的阴谋,世人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万军的上主说:“儿子应孝敬父亲,仆人应敬畏主人。但如果我是父亲,对我的孝敬在哪里?如果我是主人,对我的敬在哪里?”(玛拉基亚 1:6)


耶稣基督说过:“没有仆人大过主人的,也没有奉使的大过派遣他的。”(若13: 16)

请问到底是世俗王权大,还是天主大?为什么违抗天主的命令?

1533年,英国国王亨利八世为了离婚威胁教宗克勉七世(Clement VII)修改教义 和伦理。教宗即使面对教会的分裂也绝不低头,结果导致英国的公教会被强行分裂 出去,变成了今天的英国安立甘会。

根据英国人自己记载的历史,亨利八世甚至屠杀了七万多誓死不从的公教徒,将公教会在英国连根拔起。但是圣教会始终未妥协,也没有从此在英国消亡,至今公教 会仍然屹立在英国而不倒。

不错,凯撒的应该归于凯撒。那么理所当然,天主的应该归于天主!

残暴的,不择手段的亨利八世,都不能改变公教会的信理,不能使广大公教信徒都屈服于他。

那么现在梵蒂冈内某些自由派主教,凭什么认为自己可以?又凭什么认为广大公教徒会服从他们?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2 09:33:37 发表
梵蒂冈,我要控诉你!

编者按:有热心读者来信,再次请教本人是否服从并认同不平等条约。

本人的答案是:
此乱命也,概不奉诏!

出于基本的信德,本人的确应该服从,不过我也要告诉大家,公教会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的,而不是基于强迫!

作为一名公教徒,服从是必须的。但本人也知道,根据公教会的传统教导,服从的原则是很明确的,它一定要和逻缉及理智吻合。

此次不平等条约,似乎打破了很多公教徒对梵蒂冈的信任。因为梵蒂冈的言行,与教会传统教导自相矛盾了。根据教会传统的教导,即使是天主的授权人,亦只规范于承行及免人偏离天主的旨意。若这权力偏离这宗旨,人就不需服从并该反抗!

本人曾反复强调,支持梵蒂冈合理的,有原则的妥协。几千年的教会历史告诉我们,教会从来就不会回避政治,但教会是有原则和底线的。毕竟圣教会不是世俗的政府或机构!

正如教宗圣克勉一世(ST.Clement I)在《致格林多人书》中所说:“我们宁要反对那些愚昧傲慢、狂言乱语的人,而不要得罪天主。”

今天,本人要根据天主的福音,教会的教导,圣人的言行,历代教宗训导,控诉梵蒂冈!控诉在梵蒂冈内绑架教会和教宗的自由派主教们!

因为他们背叛了天主,出卖了教会和教宗,出卖了天主的忠仆们。他们将教会变成了世俗机构,他们完全就是撒旦的仆从!

一、神圣的权柄

众所周知,天主耶稣基督钦定了圣伯多禄赋予神圣权柄,作为世上代表,众主教之首。同时,历代教宗,作为圣伯多禄继承者也拥有了此权柄。并遵照基督命令,在信仰上坚定其主教弟兄们。(玛10:2; 17:1; 26:37; 谷5:37)(玛16:13-19)(路 22:31,32)(若21:15-17)

假如此次签署的不平等条约,将基督赐与教宗的权力分享给了反基督的无神论。将天主的忠仆们出卖,立那毫无悔意的恶表为众人的楷模。那么后果实在是难以想象!

基督的真理,赐与教宗的权柄将被亵渎,教会法典将名存实亡,同时也颠覆了传承数千年圣教会的圣统制度。纵观当今全球,甚至在教会历史上,几乎从未发生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

请问天主赐与教宗的神圣权力,那些可敬的天主忠仆们,怎能作为政治交易的筹码,出卖给反基督的无神论王权?

的确,天主如同一位慈父,欢迎他所有不肖的儿子们悔改归来。同为天主义子的我们,不是痛恨我们的兄弟,而是痛恨罪恶本身。所以我们也欢迎犯罪的兄弟们悔改,回归教会大家庭,共融合一。

请问某些恶表真的悔改了吗?为什么他们参与的无神论团体章程,至今还是反对教会,反对教宗?


二、圣教会的权利

圣教会的权利,绝不像一般人士所想象的,只是限于纯粹圣教事务之内。圣教会的 权利,乃是伸展到自然律全部范围之内。凡是自然律训诲,自然律解释,自然律执行,只要和伦理发生关系,视为伦理的基础,皆隶属圣教会的权利。因为按照天主上智的措置,遵守自然律,乃是人趋向超行之道。在这条道上,圣教会则是使人趋向超性的向导与警卫。

所谓教义和伦理,包括教会的生存和事业的整体:即是教会的统制,行政,规律; 因为这一切,都绝对听从创立者耶稣基督的意旨。

根据耶稣的意旨,信徒分成两极:即圣职人员和普通公教徒。又根据耶稣的意旨, 教会立有两种神权;即圣品权和统治权:而且按着耶稣所定的,为有圣品权,应领有圣品。(圣品分主教品,司铎品和助祭品)。至于统治权,教宗所有者,直接来自耶稣所定的神律;主教所有者,来自神律,然间接由继圣伯多禄的教宗而赋予。 因此,不单是普通公教徒,即全球的主教,也应该常常服属于教宗,听从命令,团 结一致。

圣教法典上,律有明文:

为评断一个圣职人员是否有适合主教职位的资格,完全属于圣座(331条第三款); 又规定主教应由罗马教宗自由选任(329九条第二款。)就在某时某地选任主教,可以有别的私人或团体参加,为使这种方式合法,都由圣座因着特别情形,在指定的 条件下,以明文将这等特权,授予某人或某团体。

凡加入反对公教的社团者,应处相当的罚;凡推行或领导此等社团者,应处禁罚。 (1374)

妨害执行职务或选举的自由,阻止行使教会权力或合法享用圣器或其它教会财产, 威胁选举人或被选举人,或执行教会权力或职务之人者,处相当的罚。(1375)

那么请问无神论王权支持的团体,大肆鼓吹反对教会,反对教宗。要求脱离罗马, 摒弃教宗,自主自办。这符合圣教法典吗?

圣座能够将特权授予此团体吗? 加入此团体并毫无悔意的人,可以被免除惩罚吗?

请某些人(方济各教宗也)不要起哄,拿历史上的西班牙、葡萄牙、奥匈帝国和法国来类比。如此比较实在是太不恰当,因为这些国家以前都是政教合一的公教国家!

西班牙人在他们国王带领下,经过八百年不懈斗争,终于在西班牙光复公教信仰。

西班牙、葡萄牙、奥匈帝国还有法国,长期以来一直都是政教合一的公教国家,公教信仰是国家的灵魂,国王都是教宗加冕,很多主教都在受过良好教育,虔诚优秀的贵族出身的神父中脱颖而出。熟悉公教历史的人,应该对此丝毫不会感到诧异。 可就算是政教合一,主教任命还是必须由教宗批准。这些是常识!!!

一直到20世纪初,反公教的启蒙运动和无神论势力发动叛乱,才逐步实行政教分离。


正如教宗庇护十世于1906年,在《剧烈》(Vehementer)通谕谴责的那样: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ODQxMzA0OA==&tempkey=OTc2X2puSTdtNTdFUG5sRThtYWRwTzlaSlNUSHpvMExqdC1NSDgyVG... 8/47

重重地侮辱天主,承认国家不敬奉天主的谬说,又违背性律,毁坏国际条约,侵犯教会的神圣组织,她的基本的权利和自由,违反正义,而且夺取教会合法取得的财 产,这些财产,具有双方条约的保障。政教分离,也轻慢侮辱教廷的尊严,凌辱教宗本人,侮辱全法国的主教、神父和教友。因此我们义愤填膺,竭力抗议,凡是关于这次政教分离的起草、投票、公布,我们都严重予以抗议。我们同时声明,这种法律,绝对不能束缚教会不可隔绝的权利。这种权利,将永存不变。

请问在政教合一,无神论势力被压制的时候,这些国家什么时候迫害过公教会?

请问Sinae什么时候成为过政教合一的公教国家? 请问将历史上的公教国家与无神论国家对比是否大谬?

三、圣教会的政策和纪律

对于圣教会的死敌——无神论。教宗庇护十二世曾发表多部通谕和牧函,距今已近 七十年。而后圣教会继任的数位教宗,均发表通谕、劝谕、牧函。强烈谴责无神论王权的不义行为,谴责王权团体和相关成员恶表,故意歪曲天主的真道,诬蔑教 会,侮辱教宗。并鼓励广大忠贞的公教徒不惧迫害,坚持到底。圣教会历来对 Sinae,对无神论的态度与政策都是一致的,从未自相矛盾过。

圣教会的政策和纪律并不是只是针对Sinae,而是针对全世界的教会,不存在厚此薄 彼。

记得多年前,某些新教神职人员真诚的希望回归公教会,并继续担任圣职,可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有了家室子女。虽然他们确实真心悔改,诚挚盼望回归,但是公教会仍然是一视同仁,照章办事。时任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与主教们反复权衡,最终得出了三种解决方案:

1、若未婚未育者愿悔改,回归公教会,可直接回归,并担任圣职。
2、若有妻子与子女者愿悔改,并离开自己妻子与子女,过独身的生活,那么也可直接回归公教担任圣职。但禁止其晋升为主教。
3、若有妻子与子女者愿悔改,回归公教会,但又不愿与家人分离。那么可去东仪部担任圣职,不过禁止其晋升为主教,也禁止进入拉丁礼部。

请问到底是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做错了,还是今天的梵蒂冈做对了?

明知无神论是教会的死敌,其支持的王权团体至今都是反教会的。明知王权团体内 某些成员是有情妇,有子女的。有的成员还在国际上公开誓死反对、侮辱教宗,没有半点悔意。还有的成员毫无圣德可言,甚至被广大公教徒唾弃。

可梵蒂冈掌权的这些自由派主教们不为所动,仍然怂恿教宗承认那些臭名昭著的恶表成为合法主教,还要求广大公教徒顺服。

根据圣教法典,对于公开发表异端言论,反对教宗者(1364,1369,1370等)。 其作风为教会共融带来严重伤害或扰乱者,面对堂区内正直庄重之信徒,已失声誉,或遭其反对。(1741)都应该立刻辞职谢罪,或是驱逐出圣教会。

难道梵蒂冈内这些自由派的主教们不知道圣教法典?

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言行不但是自相矛盾,并且已经违法?

难道他们不知道让广大公教徒支持他们的违法行为是罪加一等?

假使在每事上,人人可以任意援用已经失效的成例——因为圣座已另有规定 ——圣教会的纪律将何在?

四、天主的忠仆们

再看看那些被不平等条约出卖的忠贞神长与不屈的公教徒们,他们为了信仰忍辱负重数十年。其实只要他们愿意屈服,便不用再受苦,还可以高官厚禄,荣华富贵!

例如著名的一位枢机(龚品梅枢机,签署邪议前一天晚上,我处有一位教友得一神梦:先梦见本人<卑微软弱无能无名的神父>,然后龚枢机主教出现在梦中!显然,天主借此光照指引我们,要走龚品梅枢机的走过的道路!),他命令所有信徒不可屈服于无神论,否则即背叛教会。无神论对其颇为头疼,于是软硬兼施,提出的条件不可谓不优厚,可仍然遭拒。对方恼羞成怒,丧心病狂的罗织罪名将其捕获,又对他说:“你可以不说话,只要你点头即 可重获自由。”

可得到的答复却是:“你们可以砍我头,但夺不走我的信念。” 结果导致其被囚长达三十三年,最终客死异乡。


其他的忠勇之英灵就更多了。可他们都拒绝了唾手可得的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他们宁可选择饮基督的爵,受基督的罪,走基督的苦路。他们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有的主教死后连一块墓碑都没有,很多司铎至今都未入土为安。

因为天主的敌人恨他们,对他们恨得咬牙切齿,如同恨基督一样。这验证了圣经上 所说:“世界若恨你们,你们该知道,在你们以前,它已恨了我。若是你们属于世界,世界 必喜爱你们,有如属于自己的人;但因你们不属于世界,而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 们,为此,世界才恨你们。(若15:18-19)”

他们为何愿意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因为他们知道,若自己想分享基督祭司的光 荣,那么必须要有基督那样,将自己作为祭品的决心。——基督是祭司也是祭品!

只有作为天主的忠仆才会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即使再苦再难,也不曾动摇他们对基督的爱,不曾动摇他们坚定的信仰。他们对天主,对教会的忠诚获得了全世界的认可与尊敬,他们堪称天主的忠仆。正如 耶稣基督所说:
“人若为自己的朋友舍掉性命,再没有比这更大的爱情了。(若15:13)”


某些自诩忠贞的人,不是总是开口闭口爱爱爱,说天主是爱吗?如果你们否定了这些天主忠仆的大爱,是否等于否定了天主?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1 21:57:25 发表
教会现如今把天主子民送给无神论共产党,他们是邪恶的行为,他们已经没有权管我们,沒有你们任何人的发言权,因为圣座帮助无神论共产党消灭了地下忠贞教会,消灭了信仰消灭了天主。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0-01 12:30:09 发表
一份不好的协议!
把邪恶扶上了宝座这真有智慧,邪恶说:我们要继续发扬爱国爱教的光荣传统,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合法宝座”上的声音坚强有力,自办里神职信友集体失声全部装X。
“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是中国内政的底线,就连教廷也不敢吭声集体装X。
他们继续闹分裂你们看见了吧!教会能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吗?
谁在协议后仍然讲这些分裂的话,大家不是非常清楚吗!他们在伤害教会伤害合一共融。
罗马教廷为何承认不是一份好的协议固执于此。
引用网上一篇文章
关键就在于罗马教廷之前把话讲得太满。这7位主教,都是中方政教两界多年来着意培养的人。教廷对他们的打压也非一朝一夕。早在多年前,教廷就指其中几位有私德问题,而且称掌握了确凿证据。因此,如果此时教廷认可他们为教区主教,就将面临双重困境。
第一重困境:伦理困境。如前所述,私德问题在罗马教廷对主教的委任中,虽然是个实际上可以忽略的问题,但口头上还是个需要重视的问题,毕竟天主教神职人员三重誓就是“神贫、贞洁、服从”。多年来,罗马教廷为了打压几位“非法主教”,一再声称掌握他们私德问题的证据。虽然事实上,罗马教廷早就委托上述那位“勇于献身”的主教,向“非法主教”教区的神职班调查此问题,并向教廷报告。教区神职班均证明该几位“非法主教”没有此类情事。但教廷还是咬住不放,而且把话讲得太满、太死。所以,如果现在教廷认可这几位他们声称有“私德问题”的“非法主教”为教区主教,那么,教廷就将失去其在教会伦理方面的权威。以后其它地方真有此类情事的主教候选人们也仿效起来,教廷如之奈何?
第二重困境:实利困境。坊间传闻,此次主教任命协议中有一条内容是在今后的主教任命中由中方推荐人选,罗马教廷予以委任,但对中方的人选,罗马教廷如掌握其在“伦理道德”方面有问题的确凿证据,得以否定。这其实是罗马教廷为今后进一步实际掌握主教任命权而在协议里埋下的最深的一处伏笔。那么,如果此次教廷认可他们声称掌握了确凿证据的在私德方面有问题的“非法主教”为教区主教,协议签署后教廷在方面的操作空间就将大大压缩。协议如生意,做买卖为的是求利,合同没签先让出去一大块,要让人接受也确实有困难。
正是因为这双重困境,王美秀(当然也包括其夫任延黎)才作为老朋友,向罗马教廷讲了重话,指出 “教廷是否仅仅在名义上承认这些非法主教,还是授予他们管辖教区的权力,也‘非常重要’。”
那么,这个问题是不是就无解了呢?当然不是。其实,王氏在谈话里已经把解套办法暗示给教廷了,称双方可“公布书面文件”,“或者教廷就承认那七位非法主教另有协议”。说白了,教廷不是说有“确凿证据”吗?那“确凿证据”在教廷手上啊,教廷完全可以说经过再次调查,证据“还不充分”,因此一并认可那位几位主教为教区主教。何况,之前毕竟有教区神职班为主教作证无此类情事的书面证明嘛。那样,教廷先“委屈”一下,把协议签下来,然后在今后中方提出不是教廷属意的人选时,就可以说这回我们对你们提的这个人选是真的有“确凿证据”了,我们不能接受。
现在, 解套的路数已经指明,就看罗马教廷如何包装了。

罗马教廷如何包装实事?来看自说是一份不的协议的背后。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30 18:13:51 发表
1、方济各破釜沉舟,早已为今天做了准备。无视陈枢机不断的谏言。
2、把韩总主教调离教廷。
3、启用帕罗林为教廷国务卿。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8 23:15:01 发表
耶稣对方济各教宗说:撒旦,退到我后边去!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8 20:09:30 发表
爱国会主教神父不可能听教宗的,牠们只服从党的领导,绝对听从党的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6 21:51:05 发表
就怕爱国会不听教宗的,明一套暗一套别的还好说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6 21:23:52 发表
方济各教宗致中国教会的信是爷为他的错误,为邪议辩护的!让我恶心!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旷野呼声
2018-09-26 21:22:20 发表
使人混乱,迷茫的不是媒体,是方济各教宗!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6 20:25:12 发表
警惕网络上对教会人士的攻击和挑起教会内部争执
原创: 文化真理 亚洲真理Radio 今天
好消息
电台推出了手机APP,点击扫描下方二维码就可以下载安装了,你将可以看到更多的视频节目,同时还会有直播课程!不要错过哦!

▼点击聆听节目

随着中梵协议的签署,我们看到在网络或社交媒体上,引起了一片争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有的人观点中肯,据理指出一些担心和问题,有些人则提出自己的希望,以及对于宗座的支持。但有些人却是在借题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用了非常难听言辞攻击个人,特别是辱骂教宗。教会不反对我们发表自己的观点,但是我们不能够辱骂个人,进行人身攻击,尤其是我们可敬的教宗。相信这样的辱骂,是有违天主的旨意,以及我们的信仰规范。
昨日,亚洲信仰通讯社,特别发表了一则关于伊拉克加尔丁礼巴比伦宗主教公署,就滥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发出文件警告的消息。文章中特别指出,我们要警惕攻击教会人士、挑起教会内部争端、有损教友灵修生活和阻挠教友遵循教会训导的言论。
的确,在这个网络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是一个媒体,都可以发布自己的观点。这样的确丰富了我们的信息,让大家可以听到不同的声音,了解更多的想法。可是,这也给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士,找到了借机扰乱教会的机会,因此,我们不得不警惕,要学会如何正确的使用网络以及社交媒体,让它们建树教会,建树个人,而非成为破坏教会团结以及我们信仰的工具。

加尔丁礼巴比伦宗主教公署,之所以在官网上发表文件,就是想让教友认清那些公开操纵网络有关教会生活和教会团体舆论的现象。文件警告,一旦出现攻击、诬蔑圣座等触及底线的言论将会诉诸法律。这也包括不负责任的网络评论,擅自发表只有教宗和主教才有权制定的规则等混淆视听的内容。教会当局将会针对具体情况采取法律和行政措施,制止此类可能造成严重恶果的谣言、虚假消息流传、泛滥。
在这篇报道中,作者特别指出,滥用、操纵互联网的现象已经危害到了教会生活,且是全世界教会都要予以重视的问题,特别是中东地区教会。日前,已经有其它东方礼教会发表了同样的声明。

过去,在中国大陆我们很期待听到来自于教宗的教导或是信息,可是近来,由于关于中梵协议的网络媒体的炒作,已造成某些中国天主教徒,或神职人员对于宗座教导,产生了反感,或是轻视,而固封于自己的观念。这样已不需他人的阻扰,已经达到了远离教宗的目的,让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成为了现实。这一现象,非常值得我们警惕。在某些时候,我们曾经批评某些人不听教会的教导,可是目前,已经有些人在通过网络或社交媒体,制造和培养这样的氛围和言论,中国教会正在蒙受更大阴谋的伤害,作为一个天主的子民,我们不得不提高警惕。
教宗方济各曾说:媒体,尤其是互联网,能帮助我们,给我们提供更多机会彼此相遇和关怀。但是,它也有相应的问题,“资讯的速度超过我们的思考和判断能力”,“传播界能帮助我们成长,也能让我们迷失方向。对数码连接的渴望能导致我们最终与近人隔绝。”通过,中梵协议这一事件,让我们再一次体验到了这一事实。

因此,在这个互联网络极具发到的时代,我们虽然每人都可成为媒体,可是我们懂得如何善用媒体,分辨消息的真假对错。让我们谨记教宗的话:“传播若以导向消费或操纵人为优先目标,我们就会面对暴力侵犯,一如遭强盗击伤丢在路边的撒玛利亚人一样。”,所以,弟兄姐妹们,让它成为我们生活的助手,而非混淆视听,制造混乱的工具。
 
回复  支持[3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6 20:12:12 发表
教宗方济各对于中国教会发了一封牧函。

天主教在线为什么不公布出来?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6 19:49:49 发表
https://www.vaticannews.va/zh/pope/news/2018-09/zh-pope-francis-message-chinese-catholic.html
《教宗方济各致中国天主教信友及普世教会文告》全文
2018年9月26号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6 19:11:35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中国天主教主教团主席、昆明教区马英林;主教团副主席、承德教区郭金才;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汕头教区黄炳章;爱国会副主席、乐山教区雷世银;爱国会副主席、黑龙江教区岳福生;主教团副主席、闽东教区詹思禄;安徽教区刘新红,
梵蒂冈与中国九月廿二日签订了「临时性协议」,并且公布教宗方济各已接纳了八位官方「自选自圣」的主教。然而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及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却以「四个坚持」作出回应。
教宗方济各和他的几位前任一样,特别关注中国人民、特别照顾中国人民。「需要合一、需要信任和新的推动力、需要有好的牧人,被伯多禄继承人和他们国家的合法民事当局承认的好牧人。
一会一团以这种态度回应是对分裂的伤口撒上一把盐,使分裂的伤口更大更深,一会一团今天的表现就是中国教会的绊脚石。教宗承认的这七位主教就是一会一团的主要成员他们就以这种态度马上回应圣座的承认,实在让人寒心,问问中国教会是谁在制造分裂?

问问中国教会是谁在制造分裂?

问问普世教会是谁在制造分裂?是谁伤害了中国广大地下教友的良心?

问问教廷是谁伤害了广大地下教友的爱德?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6 19:09:13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中国天主教主教团主席、昆明教区马英林;主教团副主席、承德教区郭金才;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汕头教区黄炳章;爱国会副主席、乐山教区雷世银;爱国会副主席、黑龙江教区岳福生;主教团副主席、闽东教区詹思禄;安徽教区刘新红,
梵蒂冈与中国九月廿二日签订了「临时性协议」,并且公布教宗方济各已接纳了八位官方「自选自圣」的主教。然而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及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却以「四个坚持」作出回应。
教宗方济各和他的几位前任一样,特别关注中国人民、特别照顾中国人民。「需要合一、需要信任和新的推动力、需要有好的牧人,被伯多禄继承人和他们国家的合法民事当局承认的好牧人。
一会一团以这种态度回应是对分裂的伤口撒上一把盐,使分裂的伤口更大更深,一会一团今天的表现就是中国教会的绊脚石。教宗承认的这七位主教就是一会一团的主要成员他们就以这种态度马上回应圣座的承认,实在让人寒心,问问中国教会是谁在制造分裂?

问问中国教会是谁在制造分裂?

问问普世教会是谁在制造分裂?是谁伤害了中国广大地下教友的良心?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6 19:06:06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中国天主教主教团主席、昆明教区马英林;主教团副主席、承德教区郭金才;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汕头教区黄炳章;爱国会副主席、乐山教区雷世银;爱国会副主席、黑龙江教区岳福生;主教团副主席、闽东教区詹思禄;安徽教区刘新红,
梵蒂冈与中国九月廿二日签订了「临时性协议」,并且公布教宗方济各已接纳了八位官方「自选自圣」的主教。然而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及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却以「四个坚持」作出回应。
教宗方济各和他的几位前任一样,特别关注中国人民、特别照顾中国人民。「需要合一、需要信任和新的推动力、需要有好的牧人,被伯多禄继承人和他们国家的合法民事当局承认的好牧人。
一会一团以这种态度回应是对分裂的伤口撒上一把盐,使分裂的伤口更大更深,一会一团今天的表现就是中国教会的绊脚石。教宗承认的这七位主教就是一会一团的主要成员他们就以这种态度马上回应圣座的承认,实在让人寒心,问问中国教会是谁在制造分裂?

问问中国教会是谁在制造分裂?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6 17:25:29 发表
教友们看到了吗?全是香港台湾说话,他们和教宗方济各梵蒂冈一同鬼,他们一同来胡闹大陆一群傻子。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6 17:10:43 发表
大陆忠贞地下教会流血是为了耶稣,而不是人方济各。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陈细凤
2018-09-26 16:15:47 发表
我认为信仰是每一个人都不可缺少的,因为如果人没有信仰那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贫困者
2018-09-26 14:10:51 发表
白骨铮铮已过去,死亡的烈士可以忘记!现在那些还继续遭受关押,迫害的神父,主教、教友们的心凉到了什么程度?教宗、国务卿:你们体会到了吗?思考到了吗?你们的心为何这么硬?难道圣神是这样指引你们的吗?你们不会是在违背圣神吧?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6 08:22:15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教庭枢机们全部参与了中梵协议,不然教宗方济各才不敢这样做,大陆教友不要天真。

纯粹的误导,小心!
 
回复  支持[0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5 23:30:18 发表
教庭枢机们全部参与了中梵协议,不然教宗方济各才不敢这样做,大陆教友不要天真。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5 21:12:23 发表

本笃教宗致中国教会牧函之教义原则
問候
一、可敬的中國主教弟兄,親愛的司鐸、度獻身生活者和教友們:「我們在祈禱時,常為你們感謝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天主和父,因為我們聽說:你們在基督耶穌內的信德,和你們對眾聖徒所有的愛德:這是為了那在天上給你們所存留的希望。……為此,自從我們得到了報告那天起,就不斷為你們祈禱,充滿各樣屬神的智慧和見識,好使你們的行動相稱於主,事事叫他喜悅,在一切善功上結出果實,在認識天主上獲得進展,全力加強自己,賴他光榮的德能,含忍容受一切。」(哥1:3-5; 9-11)
聖保祿宗徒的這段話,恰如其分地揭示了我作為伯多祿繼承者及普世教會牧者對你們懷有的心聲。你們深知我心中多麼牽掛你們,每天都在為你們祈禱;你們深知,將我們精神聯合在一起的共融關係又是多麼的密切。
【全力加強自己,賴他光榮的德能,含忍容受一切。】
註釋:
1.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三鐘經前發表的講話:「2. 滿懷著特殊的精神上的關懷,3. 我還想到了那些毫不4. 妥協地堅持恪守他們對5. 伯多祿宗座之忠誠的天主教友們。有時,6. 他們需為此付出痛苦的代價。全體教會都敬佩他們的榜樣;並為他們擁有繼續堅持下去的力量祈禱,7. 使他們能懂得這痛苦磨難是勝利的源泉-8. -9. 即便當時他們會感到似乎一切10. 都失敗了」11. 。《羅馬觀察報》2006年12月27日至28日,12. 第12版。
13. 梵二《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10。
【全體教會都敬佩他們的榜樣;並為他們擁有繼續堅持下去的力量祈禱。】
目的
二、因此,我很想向你們表達我對你們親切的關懷。你們對主基督及教會所持的忠誠,「有時需要付出痛苦的代價的忠誠」,[1] 所帶給我的喜樂是豐厚的。「因為基督賜給你們的恩寵,不但是為相信他、也是為他受苦的」(斐1:29)。儘管如此,在你們國家的教會生活中的一些重要方面仍令我感到憂慮。
這封信無意處理涉及你們所熟知的複雜問題的每一細節,而旨在就中國教會生活和福傳事業提出一些指導。從而幫助你們發現主、和導師、耶穌基督對你們的要求:祂是「人類歷史的鎖鑰、中心和終向」。[2]
【「因為基督賜給你們的恩寵,不但是為相信他、也是為他受苦的」】
【幫助你們發現主、和導師、耶穌基督對你們的要求:祂是「人類歷史的鎖鑰、中心和終向」。】
四、身為普世教會的牧者,我要為在中國的教會衷心感謝天主,因為她在極其艱難的環境中堅貞地奉獻了信仰的見證。同時,出於我不可推卸的責任以及慈父的愛心,意識到當務之急是要積極鞏固中國教友們的信德,並採用屬於教會的方法促成他們合一。
【意識到當務之急是要積極鞏固中國教友們的信德,並採用屬於教會的方法促成他們合一。 】
在真理和愛德中建立的關係
七、上面提到的令人痛心的局勢,就是信眾教友和牧者們都被牽扯到強烈的衝突中(參見第六號)。經過仔細的分析後,發現到在導致這狀況的各種原因中,若干機構扮演的角色舉足輕重,他們被強加在天主教會團體之上,儼然成了教會生活的主要負責者。事實上時至今日,一個團體、個人或者宗教場所是否合法,或正式(Ufficiale),仍取決於上述機構的認可。這樣,就導致了神職之間和教友之間的分裂。
考慮到「耶穌(建立教會)的原意」[32] 充分顯示出,某些由國家設立、並與教會體制無關的機構,企圖凌駕於眾主教之上,領導教會團體的生活,是不符合教會道理的。
上述(由國家設立、並與教會體制無關的)機構宣稱自己的宗旨為:落實「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民主辦教原則」,[36] 與教會道理也是無法調和的。而天主教會按自古以來的信條是「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
綜合上面所述,牧者和平信徒們都要牢記:宣講福音、要理講授和愛德事業、禮儀和敬拜活動,以及牧靈上的各種策略,都只屬於主教與他們的司鐸。他們不斷延續著宗徒們在聖經和聖傳中傳下的信仰。為此,不能接受任何外來的干預。
中國主教們
八、在教會——天主子民內,只有那些曾受了相應的教育和培訓、並被合法祝聖為聖職者,才能行使「教導,聖化和管理」的職務。平信徒在獲得主教法定的委任後,也能執行傳播信仰有效益的教會職務。
近年來,因著各種原因,主教弟兄們--你們遇到了一些困難,因為有「非聖職者」,有時甚至有尚未領洗者,以各種國家機構的名義,在教會重大的事務上操控和做決策,包括任命主教。結果是,因著一種教會觀的產生,而貶抑了伯多祿與主教的職務;也由於這種觀念,教宗、主教及司鐸們會實質上變成無職無權的人。相反,正如前面說的,按天主教教義,對教會的聖事性結構,伯多祿及主教的職務是基本的,和不能或缺的元素。教會的這項特性是主耶穌的恩賜,因為「是祂賜與這些人作宗徒,那些人作先知,有的作傳福音者,有的作司牧和教師,為成全聖徒,使之各盡其職,為建樹基督的身體,直到我們眾人都達到對於天主子,有一致的信仰和認識成為成年人,達到基督圓滿年齡的程度。」(弗4:11-13)
讓我重申(參見第五號),共融與合一是天主公教會的基本的,和不能或缺的元素。設立一個從宗教層面上「獨立」於聖座的教會,與天主教的教義是不相容的。
我明白在上述的情形之下,你們為保持對基督、對教會及伯多祿繼承者之忠貞,要面對重大的困難。在此請你們不要忘記,聖保祿宗徒曾經說過的話(參見羅8:35-39)--沒有什麼事可使我們與基督的愛相隔絕。我相信你們賴天主的恩寵,會竭盡己力,不惜代價地衛護教會的合一與共融。
近幾十年來,許多中國主教團的成員悉心地領導了教會,他們給自己的團體和普世教會過去作出了,現在仍在做燦爛的見證。為此我們再一次從心底向群羊的「至高牧者」(伯前5:4)發出稱謝的讚頌:因為總不能忘記他們中有很多位遭遇過迫害、或被禁制執行任務,有些甚至以自己的鮮血澆灌、滋養了教會。
在信仰和信仰生活(fides et mores,聖事生活)等純屬教會專責的事務上,主教團不能向任何政權屈服。
根據上面所述原則,目前在中國的「主教團」,[42] 仍不能被宗座承認為主教團:因為那些沒有獲政府認可的「地下」主教們都不在其中,而他們是與教宗共融的。相反,卻包括了那些至今仍不合法的主教;且這團的規章內也含有與教會教義不相容的元素。
在這些不可放棄的原則下,我們同意與合法的政權持續衝突是不能解決現存的問題的。但同時,當政權不當地干涉教會的信仰問題和教律時,我們亦不能就此屈從。政權知道得很清楚,教會訓導教友在自己國內要做好公民、對國家公益做敬謹及積極的合作者。但是,教會亦同樣清楚地要求國家在尊重宗教真正自由的前題下,保證天主教教友能完整地生活他們的信仰。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5 21:11:49 发表
爱国会传播的谬论
  但是,我们有责还应当痛心地公开说明,事实的演变,在你们中,因了阴谋的毒计,便走向了下坡,以致我们以前所指责的假说谬论,似乎已经横行到了极点,造成了莫大的祸害。
  因为在你们国内,曾以一种秘密的计划,成立了一个组织,名为“爱国会”,想尽办法勒令公教人士,一并加入。
  据公开的报道:此爱国会的宗旨,是为在爱国爱教的前提下,将公教的圣职人员和信友们团结起来,以提倡爱国精神,发展国际和平,并为协助巩固,并发扬在你们中所立的社会主义,并与政府合作,尽力拥护政府政策,以及所谓的宗教自由。然而,这种组织,虽可在爱国爱民,谋求和平的普通口号下,蒙蔽一般朴实的愚民,但显而易见的是:其目的尽在于努力完成其既定而又害人的阴谋。
爱国会的真正目标
  其实,爱国会是假借爱国的美名来驱使公教人士渐渐接受无神唯物主义的理论,进而否认天主,于唾弃宗教的原则。并且爱国会也假借保卫和平的美名,接受了敌方所捏造的谣言与罪名,并加以宣传,以控诉圣职人员,攻击主教,攻击圣座,诬陷他们怀有帝国主义的野心,一心专务剥削弱小民族,以固有的成见来敌视中华人民。
  爱国会,又宣称在宗教事务上应享有各种自由,以便利于政教合作的进行;其实,这种口号的真正目的,完全是置圣教会的权利于不顾,使教会完全隶属于政权之下。爱国会并促使自己的会员对于驱逐传教士的命令,对于主教、神父、修士、修女,以及不在少数的男女信友的非法监禁的命令,都应加以赞成;并且对于长期阻止合法神长执行职权的非法处置,也应接受;对于反对圣教会至一至公,并反对教会圣统制的谬论,也应附和;并对于唆使信友,神父违抗法定神长,离间教会团体,断绝圣座关系之种种阴谋,都该照行。
爱国会的迫人方法
  并且,以爱国爱民自居的爱国教会,为了加速传播上述的恶毒理论,为了更容易逼人接受,遂施行各种方法,甚至压迫威吓,亦在所不惜,一面在报章杂志上大肆宣传,一面连串地召集会议,用尽恐吓,诱惑,欺骗的方法,驱使一般不欲参加的人参加集会,如有人在集会中胆敢发言,辩护真理,则群起而攻之,加以反政府,反新社会的罪名。
  此外,尚有所谓的学习,迫使学员吸取并接受骗人的学说。甚至司铎,修士,修女,修生,以及各界年龄的男女信友,都被迫参与,在这种学习会议中,整天整周,甚至整月不息,继续听讲,继续讨论,终至使人理智麻木,意志失调,乃至为一种心理力所压制,被迫声明信服。此种声明,既已失去了思索的自由,何具人性价值之有!更不必提说那些千方百计恐吓人心的方法:私下的欺骗,公开的恐吓,被迫的“悔过书”,“思想改造所”,“公审”等等,甚至连年老可敬的主教,也被污蔑地拉到“公审”的场所里去。
  对于这种蹂躏天主子女的神圣自由和侵害人性根本权利的暴政,全球天主教的同道兄弟,以及全球的正直人士,不能不同我们一齐,同声呼吁,抗议这种损害世人良心的举动。
公教人士爱国之道
  这些罪恶既是借爱国的美名所造成的,我们在此不得不再向人们唤起注意:爱国原是圣教会的一端道理,圣教会不断地教会每个信友,应诚心爱护自己的国家,并且劝导他们,在不违反本性和神律之下,应服从本国政府,并勉励他们尽力协助国家的进步,使本国在和平秩序之中,真正日趋繁荣。圣教会而且也不怕烦劳,不断地向教会的子女反复讲明救主所立的金科玉律:”天主的,应归还天主,恺撒的,应归还恺撒“(五)这条金科玉律,明明定断了在教会和国家的真正利益间,绝不会,亦绝不能发生冲突。
  但是我们在此应当强调一点:就是既然公教人士应按良心的义务,向恺撒──政府满全一切应尽的责任,恺撒──政府却不能因此在不属于自己的权限,而在属于天主的权限的事务上,要求国民的服从。尤其在政府劫夺天主至上的权威时,在强迫信友违背自己的责任时,在迫胁信友与统一的教会和合法的神长脱离时,政府绝不能向信友要求服从。在上述情形下,公教人士,唯有毅然不屈,应如圣伯多禄以及别位宗徒们答复第一批迫害教会的人说:”人应服从天主胜过服从人“(六)
比约十二教宗《宗徒之长》通谕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5 21:11:18 发表
公教的超然性
  可敬的神昆们和可爱的神子们,依次你们很容易地可以看出,凡是谁若信从或宣讲异于我们上面所说的一种教理,他便不能认为公教教友,便不能再有这种荣衔了,即如那辈附和所谓”三自运动“和其他类似运动的阴险谬说的人。
  推行这些运动的人,用尽阴谋险诈,图谋欺骗朴实和胆小的人,使他们离开正路。他们故意造谣说:”谁不加入他们三自的傀儡教会,便不是真正的爱国份子。然而究其实,简单点破他们的阴谋:他们是图谋在你们国内创一个国家教会。可是这样的教会,已经不是公教会,因为已经推翻了公教的“至公性”;而天主耶稣所立的教会,则超然立在各民族之上,伸手怀抱着一切的民族。
  我们乐意把上次公函对于这一点所说的,再申说一遍:”公教教会所收的信友,不限于一个民族,一个人种,乃是以基督的神爱,普爱世界的各种民族,各种人种,使他们因着基督的神爱,互相团结,如兄如弟。既是这样怎么能有人说教会替一个国家,一个政权,服务奔走,怎么能逼迫教会破坏救主所立的统一制度,分成各国的教会与罗马圣座脱离关系?罗马圣座乃基督耶稣的代权伯多禄,世世相传,直到末世。凡是基督信友的团体,若一旦跟圣座脱离关系,便像葡萄枝自树上割下了,再不能开花结果。“
劝谕
  我们于今怀着耶稣的心肠,诚切地劝谕那辈使我们伤心的人,劝他们悔改,重归得救的正路。他们该当记住,若是该把恺撒(政府)的东西,归给恺撒,那便该把天主的东西,归给天主。若是遇到世上的人,命令一些违背天主规律的事件时,就应该实行圣伯多禄宗徒所说:”理应服从天主而不服从人。“也应该记住,没有人能够奉事两个主人,若是两个主人所命的,互相冲突。这样,没有人能够取悦耶稣,又取悦于人。因此,即使为至死忠于神圣的救世主,应受窘难,便该毅然承当一切。
  至于一些甘受虐待,以忠于天主忠于教会而异于常人的人,”他们竟能为耶稣的圣名而受辱“,我们再三恭贺他们,再三用慈父心肠激励他们。在他们所走的正路上,他们要勇敢无畏地继续前进,脑中常常想着耶稣的话:”你们不要怕那些杀害你们肉体,然而不能伤害你们灵魂的人。你们却该害怕那一位能够把你们肉体灵魂投诸地狱。......你们的头发,他都根根数过,你们不要害怕。......凡是谁在人前承认我,我在我天上圣父前也将承认他,凡是谁在人前背弃了我,我在在天圣父前,也要弃绝他。“
  可敬的神昆们和可爱的神子们,为遵守天主的法律,你们应该忍受的攻击,绝不是轻易的。可是耶稣曾说为义而受难的人是真福的人。训令他们欢欣鼓舞,因为他们在天的酬报,充裕丰富。耶稣自己一定也将用他的大能扶助你们,使你们善于奋斗,保全信德。天主之母,童贞玛利亚,我等慈母,也必助佑你们。圣母乃中国在天之后,在今年的圣母年里,将必特别保佑扶助,使你们坚守善志,在天之中国致命先烈,也将相助你们,他们为着爱国真诚,尤其为忠于神圣救主和圣教会的赤心,坦然就义。
一一比约十二教宗《致中华人民》通谕
方济各教宗把比约十二教宗的通谕也给废弃了!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5 21:10:39 发表
梵蒂冈教廷利用中国政府使地下教会归爱国会!
中国政府利用梵蒂冈教廷使地下教会归爱国会!
这就是协议一一邪议!狼狈为奸,蛇鼠一窝,两头兽!
 
回复  支持[3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5 19:56:21 发表

中国天主教主教团主席、昆明教区马英林;主教团副主席、承德教区郭金才;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汕头教区黄炳章;爱国会副主席、乐山教区雷世银;爱国会副主席、黑龙江教区岳福生;主教团副主席、闽东教区詹思禄;安徽教区刘新红,
梵蒂冈与中国九月廿二日签订了「临时性协议」,并且公布教宗方济各已接纳了八位官方「自选自圣」的主教。然而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及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却以「四个坚持」作出回应。
教宗方济各和他的几位前任一样,特别关注中国人民、特别照顾中国人民。「需要合一、需要信任和新的推动力、需要有好的牧人,被伯多禄继承人和他们国家的合法民事当局承认的好牧人。
一会一团以这种态度回应是对分裂的伤口撒上一把盐,使分裂的伤口更大更深,一会一团今天的表现就是中国教会的绊脚石。教宗承认的这七位主教就是一会一团的主要成员他们就以这种态度马上回应圣座的承认,实在让人寒心,问问中国教会是谁在制造分裂?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5 18:19:16 发表
你们中间的战争是从那里来的?争端是从那里来的?岂不是从你们肢体中战斗的私欲来的吗?你们贪恋,若得不到,于是便要凶杀; 你们嫉妒,若不能获得,于是就要争斗,起来交战。你们得不到,是因为你们不求;你们求而不得,是因为你们求的不当,想要浪费在你们的淫乐中。
(雅 4:1~3)来自:天主教小助手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5 18:10:35 发表
至于舌头,却没有人能够驯服,且是个不止息的恶物,满含致死的毒汁。我们用它赞颂上主和父,也用它诅咒那照天主的肖像而受造的人;赞颂与诅咒竟从同一口里发出!我的弟兄们,这事决不该这样! (雅 3:8~10)来自:天主教小助手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5 17:21:37 发表
保定地下被梵蒂冈折腾的,教会需要聆听真理,所谓外交关系无足轻重
         
这就是保定忠贞的真面目,几十年他们得到罗马的特殊眷爱,圣座一旦接受别人,他们就无法接受了。这样的忠贞只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保定的神长们,你们快惊醒吧,不要再打着忠贞的旗帜在海外到处招摇撞骗了,真心反省,不要再羞辱教宗了。
 
回复  支持[1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5 06:17:47 发表
方济各教宗就是潜入教会的那个邪恶之人,魔鬼的代表!与真理为敌的人!方济各教宗斥责坚持真理的人是魔鬼!要么坚持真理的人是魔鬼,要么他是魔鬼!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9-24 23:45:10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耶稣对伯多禄说:“你在地上释放的,我在天上也要释放。”耶稣也说:“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听我的声音。”
我们相信耶稣基督,就理应接受教宗的决议,无论地下的、还是地上的,都要接受现实。地上的红色主教也要收敛自己的行为,不要以为教宗接受你们,就觉得狂妄,傲慢,好多教友和神长不满意你们的所作所为。地下的所谓忠贞的牧者,你们更应该带头听教宗的话,谦虚接受吧,天主会加倍赏保你们。地下的神长们,你们也要完全服从牧者的领导,不要整天以忠贞而自尊,甚至把自己奉为圣人,常常向海外教会传达不正确的信息,为中国教会的合一谦卑听命吧。

什么是合一?你懂吗。合一到真理中,可是梵蒂冈也害怕真理,不敢宣扬真理,从而制造了分裂
 
回复  支持[2反对[1]

 86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