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评论

打右转向灯,左拐?

时间:2018-09-26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品一口茶神父 点击:
《中梵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尘埃落定好几天了,这几天网络上各种评论声络绎不绝,热评的话题基本就是:后协议时代,我们该何去何从?
 
因为协议的具体内容没有公布,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宗座将尚存的未经教宗任命被祝圣的“官方”主教重新接纳到教会的完全共融中。所以我们只能根据可能的内容作一些猜测。
 
由梵方发布的这份声明来看,其说法是“宗座将尚存的未经教宗任命被祝圣的‘官方’主教重新接纳到教会的完全共融中。”这是一个非常谨慎的说法。我们注意到,这是一个很“给面子”的说法,梵方有所顾忌,它并未提及过去的“非法祝圣”、“绝罚”与今天的“撤消绝罚”等字眼,当然,这个说法已经完全包含了这些意思。
 
据之前被剧透的消息,主教任命的最可能方式就是先由教区选举,经相关部门审核,然后中方向梵方递交候任人名单,最后由教宗任命。至于网络上疯传的那份主教任命程序却纯属赝品,它首先出现在台湾的《旺报》之上,并且对相关部门的称谓也有错误。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将国家宗教事务局并入中央统战部。中央统战部对外保留国家宗教事务局牌子,不再保留单设的国家宗教事务局,而那流程中却仍使用“国家宗教事务局”的称谓,可见是外行人所杜撰的,并且之前已约定不对外公布协议内容,自然这份流程也不可能是出于官方,其可信度究竟如何,现在尚无法确定。
 
面对这样一份理论上可以结束中国天主教地上地下峙立局面的协议,中国天主教徒将会何去何从呢?
 
首先,那七位被重新接纳的转正主教及其团体肯定是弹冠相庆的,不管以前对自己的选择给出的理由听起来是多么理直气壮,不被教宗认可毕竟是心头的一道硬伤。那么原地下教会团体又可能何去何从呢?我认为原地下教会团体至少可能会出现两种不同的选择。
 
其一、对协议彻底失望,选择拒绝接受。他们会认为这是与教义相冲突的协议,因此继续拒绝这七位转正主教。可是中梵已签订协议了,地下教会将没有存在的理由,继续走地下路线,不但违反国法也对抗教廷也。而《天主教法典》给出的裂教定义是:所谓裂教,是拒不服从教宗或是不愿与隶属教宗的教会成员共融。(《天主教法典》第751条)到时候教宗会不会“挥泪斩马谡”?
 
其二、对协议虽然感到抵触,但因有着服从宗座的义务,而选择痛苦地服从。他们明白宗座作出这个决定并未超过其权利范围,只是妥与不妥的问题,所以自己仍然有服从的义务,于是努力用理性战胜情感,守好自己服从的底线,因为分裂一旦产生,将会引发连锁反应。一个因自己无法接受而选择不服从的主教与神父,他如何要求他的教友服从他那些他们并不认同的决定?马丁路德、亨利八世、加尔文等因为不认同而选择离开教会自立山头,到目前为止,全球基督新教已产生了48000个以上不同的教派了,而且这个数字还将不断地递增!
 
有人问我,协议签订之后会不会加入地上教会。我说地上教会与地下教会是一个相对存在的概念,协议之后中国只有一个与宗座共融的天主教会了,上哪儿找地上或地下呢?难道我要另立一个教会?
 
协议是签订了,但不能指望一纸协议就可以水到渠成一蹴而就地解决所有的问题。国务卿帕罗林枢机发表声明说:“教宗将修和的任务托付给中国天主教徒”,那么这个“中国天主教徒”指谁?这个概念肯定不能仅限于平信徒的。从这几天我在网上观察到的情况来看,“八仙”团体似乎有点嚣张,谁一提过去,他们就跟谁急,为了让人们尽早不旧事重提,您得拿出实际行动呀!总是这么理直气壮的,那是在刺激人们对于过去的记忆。
 
协议之后,国家宗教局没有任何发声,倒是一会一团新闻发言人发表了一段讲话:
 
欣闻中梵两国签署主教任命的临时性协议,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天主教主教团衷心拥护。
 
中国天主教会深爱自己的祖国。我们将坚持爱国爱教的优良传统,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原则,坚持中国化方向,坚持走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道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同全国各族人民一道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努力。
 
中国天主教会同世界各国天主教会同属一个信仰,我们愿意在独立自主、相互尊重、平等友好的基础上,开展同各国天主教会的友好往来、增进了解和理解。
 
我们衷心希望中梵关系不断得到改善。
 
从这段讲话来看,最敏感的“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原则仍然还在。这本是宪法的规定,不能随意放弃,但在协议之下如何“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呢?这个说法有着一定的文字游戏成分在内。1957年7月15日,中国天主教代表会议在北京新侨饭店召开, 8月2日,大会举行闭幕式。会议通过的《中国天主教友代表会议决议》说:“为了祖国的利益,为了教会的前途,中国天主教会必须彻底改变旧中国时代帝国主义带给我们教会的殖民地半殖民地状态,实行独立自主,由中国神长教友自己来办,在不违反祖国利益和独立尊严的前提下同梵蒂冈教廷保持纯宗教的关系,在当信当行的教义教规上服从教宗。”可见当时的“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之独立是指中国教会神职人员独立传福音,不必有外国传教士和传教修会协助。这种意义上的“独立自主自办教会”虽有缺憾,但并不违反教义,但后来的“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似乎又不止这个含义了,那么今天的“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究竟是哪个含义?
 
此外,地方基层相关机关部门如何看待并管理信教群众的方法也决定了信众是否放心大胆欢欣踊跃地完全融入后协议时代的天主教会,一些地方的过激作法,恐怕会让信众感受到自己只有公民义务却无法享受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从而影响党的十八大关于“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精神的落实及国家对宗教的正常管理。
 
最后,我还发现有些反对协议的人将矛头指向了教廷国务卿帕罗林,甚至用很难听的话骂他。我觉得这不公平,这并不是说我想为帕卿辩护,说实话,我也不喜欢他,不过我们说话作事得公正,帕罗林毕竟是国务卿,他可以操刀,但却拍不了板。别忘了是谁任命他当任国务卿并升任他为枢机的。这协议若无教宗拍板,岂能成应?我们不能因为不敢把矛头指向教宗,就随便找一个次要人物当替罪羊。
 

一个“不是最好的协议”既然已成事实,发牢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成熟的人应该有成熟的作法,如何本着信德去服从,如何保持自己纯正的信仰方是重中之重! 

上一篇:环球时报社评:境外势力休想借用宗教撬动中国下一篇:联合国成立搜集缅甸种族清洗罪证机构 昂山素季光环黯淡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教宗方济各致中国天主教信友及普世教会文告》全文
《教宗方济各致中国天
七位非法主教的绝罚被解除;成立新的承德教区
七位非法主教的绝罚被
教宗方济各重新接纳中国8位主教
教宗方济各重新接纳中
田英杰神父: 「中国政府希望全面控制教会」
田英杰神父: 「中国政
陈日君警告:梵中协议恐致天主教会分裂
陈日君警告:梵中协议恐
河南、江西、浙江的“宗教中国化”进程:焚烧十字架,教堂悬挂国旗和标语
河南、江西、浙江的“
济南教区前王天主堂被暴徒夷为平地
济南教区前王天主堂被
一会一团再下一城,兰州韩志海收入囊中
一会一团再下一城,兰州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