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评论

西戈夫: 希望乌克兰东正教独立并结束俄罗斯因政治目的而控制宗教

时间:2018-10-23  来源:亚洲新闻社  作者:Caterina Zakharova 点击:

ORTODOX-_Bartolomeo-Kirill_-_Onofrio.jpg

一位著名乌克兰知识分子阐释人民要求教会独立于莫斯科宗主教区的原因。在俄罗斯, 国家的压力和对教会控制是今天的秩序。独立教会将有助从苏联过去走向解放乌克兰的重要一步。但最重要的还是灵性上的问题。

基辅 (亚洲新闻) - 乌克兰东正教教会的独立问题,导致莫斯科和君士坦丁堡之间的共融破裂。许多人认为是胡闹事件,掩盖了灵性和政治问题。乌克兰教会的独立性,可追溯到克里米亚入侵之前, 乌克兰对俄罗斯东正教教会的政治控制的渴望已告结束。这是学者西戈夫(Konstantin Sigov)在这次访谈中表达的见解。西戈夫,  56岁, 是一位乌克兰知识分子,认为教会有独特的「合一」人格。他是哲学家、大学教授、基辅莫吉拉国立大学学院的欧洲人文研究中心主任。

当母亲要求为其子举行葬礼时,神父拒绝了, 乌克兰感到震惊, 因为孩子在基辅的分裂宗主教区领洗。这是政治问题吗?不,这是个灵性问题。你为何不体恤怜悯人, 只是因为他们不符合「法典规范」?法典成为一种隔离工具、孤立主义, 用来将千百万人带入「贫民窟」, 只因为他们不想屈服于克里姆林宫。问题不是政治, 而是灵性和道德性, 毕竟这是教会最关心的问题。

那么乌克兰东正教教会的独立性对贵国是否真正需要呢?

人民很早以前已经要求教会独立, 在 Porošenko 之前, 在马伊丹(Majdan)以前, 甚至在2004橙色革命时。 这可以追溯到1991年乌克兰在苏联解体后获得独立的时代。乌克兰教会立即采取了行动, 而有一批从其中分裂出来,成为「独立分裂教会」。如果当时把独立性赋予乌克兰东正教, 那就不会分裂了。

唯一问题是与莫斯科没有统一的关系。为了使多样性在统一,以至统一在多样性, 必须找到对话的途径。如果今天有机会克服这种情况,这是我们所有信徒必须采取的。

独立性将会消除俄罗斯政治对教会的影响吗?

如果我们考虑到最近几年俄罗斯发生的情况, 不断增加对民间社会使用暴力;如果我们考虑到目前没有可能分离国家和教会, 从世合时间权力的精神力量。相反, 国家对教会的压力正在急剧增加, 因此教会的开发增加。 因此, 我们乌克兰人, 很明显, 唯一的可能性, 西泽的归西泽;天主的归天主, 逃避国家的影响,必须把自己从俄罗斯东正教分开出来。

我个人来说, 这一领域的政治更少。我认为, 在现在的阶段, 在完成所有工作之后, 我们应该要求所有政党的所有政治人物,都不要干预主教、信徒和非信徒, 并要求总统不要牵涉在教会之中, 这不是普京、埃尔多安或者Porošenko的事。

在新的乌克兰教会中,国家问题是否比灵性问题更重要民族主义盛行有没有造成困难?

困难总是存在, 但处境不同。乌克兰27年独立以来,局势是复杂的, 相信以后也会一样。乌克兰一直多元性, 这一多元将始终保持;没有一个教会可以成为国家教会。

最重要的是, 我们需要在今后在不同的宗主教区重新分配教堂时,可以避免暴力。这项措施, 属于马伊丹头几个月的社会合理性态度,必须保持在最高程度。那些月来基辅的所有外国人都感到惊讶, 至今没有一个破碎的窗户,也没有一架被翻转的汽车, 街道是干净的..。这就是我们今天社会需要的模式。

情况比较微妙, 正是出于这个原因, 我们需要所有基督徒的团结, 不仅是东正教, 而且是天主教徒。现在大家都明白, 东西方对话的问题取决于基辅的局势。因此, 基辅有必要进行直接对话, 而不是孤立自己。

有人写道, 乌克兰教会独立性的问题,在第二十一世纪是一个可怕而不合时宜的方式, 试图按照其他时代的模式生活。历史指出, 父权制和独立性只有在涉及大政治时才会变得重要。当我们谈论政治时, 我们忘记了教会是一个信徒的团体。

在这方面, 我想引述斯洛林思神父(Zelinsky)的评论: 如果有数百万人曾要求这种方式,超过25年, 如果他们希望他们的圣事得到承认, 你怎么能告诉他们: 走开?我们说的是不合时宜。莫斯科的国家和教会之间的关系难道不是这样不合时宜吗?

在 1996年, 当爱沙尼亚宣布其独立性, 圣体共融被中断几个月。当时我在英国牛津,在那里, 在同一个教堂, 卡里斯托斯都主教, 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区, 和大都会瓦西里, 莫斯科宗主教区庆祝。他们说, 共融中断是一场悲剧;君士坦丁堡的主要神学家之一大都会卡里斯托斯公开表示, 圣体不能被滥用, 圣体共融不能被打断的: 它不是由教义差异来完成的, 也不能通过领土问题。谁延续这一论调?基辅?相反, 基辅希望克服在同一家庭中,居住在同一条街上,教会之间却没有圣体共融。这是我们的任务去处理好。

 
上一篇:「国进民退」动荡民心 习近平致信民企安抚下一篇:年迈长者出席以青年为主题的主教会议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红色主教」教廷统战 邀请教宗方济各访华
「红色主教」教廷统战
对中梵的有些评论是否有失公允?结论是否下得太过匆忙?(二)
对中梵的有些评论是否
韩志海主教当选兰州市天主教爱国会主任
韩志海主教当选兰州市
两岸主教首同台 台湾主教:差别只是可讲中文
两岸主教首同台 台湾
三位中国主教到罗马,参加博洛尼亚的「和平桥梁: 阿西西精神」会议
三位中国主教到罗马,参
教宗落泪迎「红色主教」引起强烈反弹 被批与狼共舞
教宗落泪迎「红色主教
陈日君吁禁两名中国「红色主教」在世界主教大会发言
陈日君吁禁两名中国「
梵中磋商:“地下主教”何去何从?
梵中磋商:“地下主教”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