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普世教闻

基督徒记者,因为西方对叙利亚漠不关心而感到被背叛

时间:2018-10-27  来源:亚洲新闻社  作者: 点击:

SIRIA_-_giornalista_rapito_intervista.jpg

 苏曼叶夫(Souleman Yusph)于今年10月初被亚述民兵逮捕,他们为库尔德政府工作,因为他的文章抨击了关闭基督徒学校的企图。 在被囚禁期间,他遭受了身心虐待。 尽管受到了恐吓,他仍计划继续他的工作。 他对美国和国际社会对于叙利亚的行动感到失望。

 哈塞克(亚洲新闻) - 苏曼叶夫(Souleman Yusph)是一名基督徒记者和专门研究少数社群问题的研究员,来自库尔德人控制的叙利亚东北部地区的卡米什利镇。

他向《亚洲新闻》讲述了他对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漠不关心的失望,他们可以施加压力来保护叙利亚的基督徒,但却表明它并不关心他们和其未来。他还表示,害怕在库尔德当局和他们的基督徒盟友再次冲突,该些盟友曾逮捕并拘留了他几天,折磨他,只是因为他报告了虐待和违法行为。

经过几天的拘留后他被释放,他开始意识到个人和其他自由的价值和重要性,他高度批评一个国家和一个人习惯于受害者的角色,因为别人的「暴政、镇压和拒绝」而受影响。 然而,他计划「继续写作」并说明对基督徒的任何虐待或侵犯行为,正是从库尔德控制地区的学校被威胁关闭开始。

以下是他接受《亚洲新闻》的访问:

你被捕的背后是谁人在操控行动? 你是否害怕失去生命?

我被叙利亚安全办公室Sutoro的成员逮捕,该办公室加入了所谓的叙利亚库尔德斯坦民主联盟,位于半岛地区。 这些特工袭击了我的家,好像他们袭击了一个恐怖分子。 他们搜查了房子并没收了计算机、手机、光盘和USB内存。 他们把我捆绑一团,开车送我远离家乡卡米什利200公里以外的地方,前往一个由SUP支持的叙利亚军队训练营。 他们给我戴上手铐,用电棍折磨我。 房间温暖,通风不良。 我的第一个晚上,只有臭虫作伴,与外界隔绝。 我只是因为表达自己的想法而受到迫害和羞辱。 我的骨子里,我理解了自由的价值。

你被拘留的依据是什么?

我被控告故意冒犯他们的政党叙利亚联盟,他们认为我的著作有这种意图而被逮捕,加上我被其他党派驱使我这样做。 我在接受盘问期间,坚决否认指控。 我所写的一切,都是在自由意见和表达的框架下,关于SUP的立场和做法,涉及亚述人民问题的关键议题,如Jazeera地区的亚述学校。

你害怕生命受威胁? 在被俘虏期间你在想什么?

当我从轿车上拉下来被推进拘留中心,我的确处于极度恐慌。当我受到电击;当我被指控组建恐怖组织并与伊斯兰国交往时;当他们威胁要杀我时,我确实生活在真正的恐怖之中。 在那些时刻,我觉得我的生命已到尽头了。

我有很多可怕的想法。 我想到家人,他们的痛苦和他们在民兵袭击我家时必定感受到恐慌,他们对我命运感到焦虑。 我被基督教叙利亚民兵拘留,这是库尔德当局的一部分,让我意识到问题不在于叙利亚政权几十年来统治这个国家,而是一个植根于叙利亚思想的问题,即在文化中出生和成长的人。 暴政、镇压和拒绝他人。

你害怕你的工作会让你陷入危险之中吗?

作为叙利亚政权的长期反对者,我预计该政权在卡米什利的安全部队袭击我的房子并扣留我。 然而,我绝不会想到被亚述叙利亚基督徒党拘留我,该党应该支持和保护亚述人权份子和异见人士。

你会像以前一样继续工作还是害怕新的攻击?

当然,我会继续写作,用我被捕之前的方式表达意见。 我将写一篇关于对我们作为亚述人和叙利亚人而言重要的民族主义和国家问题的发言,而不会冒犯任何政党或权威。 在我被拘留期间的团结运动超出了我的所有期望,增强了我的自信心,并为我提供了更大的道德力量和写作动力。

库尔德地区的学校和基督徒的情况如何?

学校受到关闭的威胁。 他们介于叙利亚阿拉伯政权的岩石和库尔德当局的艰难地位之间。 库尔德人正在试图强制他们的课程,在任何国际或地方当局都没有得到承认,在他们控制的所有学校中都是用武力。 另一方面,该政权有可能向从不使用叙利亚教育部课程的学校行动,撤销学校的执照。

我并不是说库尔德当局想把亚述人和基督徒(以及非基督徒)赶出他们控制的地区。 然而,他们的一些错误的政策和做法鼓励基督徒(和其他人)离开。 亚述学校的未来,亚述人的未来以及这些地区的所有基督徒,都受到叙利亚危机的发展和将采用的解决方案的性质的制约。

您是否觉得国际社会和西方特别放弃了?

库尔德控制的叙利亚Jazeera地区是受美国影响的地区。 美国人可以施加压力,要求他们的库尔德伙伴为亚述人和基督徒提供冲突,而不是伤害他们的私立学校。 然而,美国人没有这样做,因为他们不关心亚述人和基督徒及其未来。

叙利亚和整个东方的基督徒长期以来一直对西方和国际社会的行为感到失望。 对叙利亚基督徒困境的反应,不应局限于一些人道主义援助。 问题是要出手还是不出手。 基督徒需要能够保证他们安全和保护的人。 

上一篇:曼尼普尔:基督徒教堂面临损毁的危险下一篇:莫斯科和君士坦丁堡在阿托斯山和基辅洞穴斗争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河南省郑州教区刘江东神父:服务青年及呼应世界主教会议,却成为「殉道者」
河南省郑州教区刘江东
中梵签署协议后, 山西和贵州两处圣母朝圣地被拆毁
中梵签署协议后, 山西
沈斌主教在意大利世界和平大会上的发言
沈斌主教在意大利世界
展望“中梵临时性协议”后的“中国天主教主教团”
展望“中梵临时性协议
「红色主教」教廷统战 邀请教宗方济各访华
「红色主教」教廷统战
专访圣言会范圣言神父 「任何形式的分裂都没有未来和收获」
专访圣言会范圣言神父
对中梵的有些评论是否有失公允?结论是否下得太过匆忙?(二)
对中梵的有些评论是否
韩志海主教当选兰州市天主教爱国会主任
韩志海主教当选兰州市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